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16理应与当然

人不要太善良,总是为了他人着想。可是时间一长,别人就会把这当成理所应当。

“我们到底去不去救?”

“你问我干嘛我怎么知道。”

“可是这次被袭击的人不是普通的麻瓜啊。”

“那又怎么样,他们这样对待哈利,活该他们受伤。”

“那也是人啊!”

“好啦别说了现在哈利没恢复一切都是空谈。”

“……”

大厅里充斥了各种各样的低语和争辩。

“在讨论什么呢?”哈利不知道何时出现了大厅里,随意地坐在王座上,身边一左一右站着莉莉斯与路西菲尔。

大家左看看右看看,谁也不知道哈利是什么时候恢复的,又为什么会在凌晨四点出现。最终大家把罗恩推了出来。

罗恩尴尬地挠挠头:“是这样的,哈利……目前接到消息,你的姨父和姨妈被食死徒袭击了。”

哈利脸色骤变,迅速起身然后幻影移形离开。

当德拉科醒来的时候,正好六点半,但以前日子一直蜷缩在自己怀里的某个人形抱枕不见了。

德拉科看了一眼周围,床头柜上有一张便条,显然是那个不见的人形抱枕留下的。

[我已恢复,你好好休息,今天放你一天假,勿念。 H.P]

德拉科勾起嘴角。勿念?谁会念他啊!如果不是这几天他变成这个样子,他德拉科才不会这样照顾他的呢。

不过嘛……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他不在,德拉科说实话,他真的……不太习惯。

接着他就被他所看到的预言家日报惊呆了。

“哈利.波特意图亲手杀害其姨父姨母,尔后意图嫁祸给食死徒,究竟有何目的?他究竟是魔法界的救世主,还是毁灭者。——丽塔.斯基特为您特别报道。”下方赔了一张哈利浑身是血,周围倒下了很多人的背影,哈利的姨妈正死死地看着哈利,眼里是毫不掩饰地恨意与绝望。

同时在一个不起眼的专栏里,有些这样一个小故事,讲得大概是一个被误会的少年,被正邪双方同时敌对,最终在完成了自己能尽到的责任后毫不留恋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是一个叫做克里斯蒂安.艾斯科的女人写的。

这大概是布雷斯的人。

德拉科真的有些头疼了,他周围的人好像都知道些什么,但同时还都不肯告诉他。他记得有一次他去套布雷斯的话,突然布雷斯话锋一转,只是说了一句“如果没人告诉你,那就不要知道了。”就以潘西还在等他的缘由起身告辞。

那么,这个傻子现在又干什么去了?现在外面估计都快要因为他而炸了!!

德拉科简直有点儿抓狂,整理好着装,一开门就看见了大概是早就在等着他的莉莉斯和路西菲尔。

……

“哈利.波特,你害死了我的妹妹,又强行在我的家里留了十多年,给我家带来了多少的不幸……现在还是因为你,因为你!你又害得弗农和达力现在半死不活,害得我因为你,失去了妹妹失去了家人!!我好恨你!哈利.波特你为什么不去死!!”

哈利清楚地记得当时佩妮姨妈的那个眼神,刻入骨髓的恨意,恨不得杀了他,但也难泄自己心头之恨。

是啊,自己为什么要活着呢?

看吧,这就是他用了多少年的岁月,以多少人命的代价,用自己整个人生的不幸换来的这个世界。

看吧,这就是他哈利.波特拼上一切,包括生命换来的世界。

哈利静静地坐在莉莉和詹姆斯、卢平夫妇和一个简易的西里斯的墓前,手中松松地握着他的冬青木魔杖,眼神空洞。

死了多好啊,一了百了。自己再也不会去祸害人了。

哈利的眼睛依旧呆呆地望着前方,右手手腕一抖,手中凭空出现一把锋利的小刀。

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弗农姨夫身上的魔咒他能解开可以恢复,佩妮姨妈收到的伤害他能医治保证痊愈,但达力身上的诅咒他只能转移。

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哈利轻轻地拉起左臂的衣袖,把小刀放上去,有一下没一下地划拉着,鲜血洒得到处都是,将本来就被鲜血浸染过得衣袖再染了一遍。但他的眼睛依旧看着前方,但好像什么也没看。

于是当德拉科在路西菲尔的提示下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哈利.波特坐在血泊里——显然那是他本人的血,因为他的整个左手小臂血肉模糊,右手上还摇摇晃晃地虚握着一把小刀!

很好!看来他只是两个小时没有看着波特,他就差点儿又惹出事来。

德拉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很愤怒,哈利就是这样糟蹋他好不容易才给他稍微调理得好了点儿的身体的?而且,看到这失去生气、完全死寂的哈利,他似乎……有点儿心疼?

德拉科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小刀,蹲下来,把哈利的小臂放到自己腿上,拿出足够的白鲜给他治疗。

“德拉科……”哈利呢喃着,眼神空洞。

德拉科听到他的声音有些心神不宁。

他了不会忘了路西菲尔和他说的。

“你知道哈利在哪儿?”德拉科心里一阵莫名的不安。

路西菲尔点点头:“没错,我很清楚,他在戈锥里克山谷的墓地那里,他的父母、教父和他的朋友的墓前。”

德拉科立刻就想幻影移形离开,他很不安,梅林知道为什么!接着路西菲尔一句平平淡淡的话让他彻底的快要急疯了。

“你最好多带些白鲜,量要带够。而且,”路西菲尔很平静的样子,安安静静地靠在墙边,不知道在看什么,“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路西菲尔这个不把话说完的家伙带着莉莉斯离开了,莉莉斯化作一只黑猫,这个他是知道的,但路西菲尔的形态确实吓到了他——

银白色的凤凰,被人们称作“堕落的天使”。与其他那些火红的凤凰不同,银白色的凤凰的泪水没有救人的能力,反而能杀人于无形,让人在最美的梦中死去。

所以,现在已经隐居在妖精森林,没人找得到的凤凰族群,不接纳这样的凤凰,一出生就会被赶出族群。

德拉科已经来不及多想了,等他到了墓地,他才真的是吓了个半死。

这个波特摆明了是想把自己弄死。

德拉科一边给他的伤口上药,一边狠狠地骂他:“哈利.波特你脑子有病吧!没事儿就想把自己弄死?你真以为自己是大难不死的男孩所以你就可以随便折腾自己、不爱护自己的身体?!你有考虑过我们这些在你身边的人的感受吗!你真的是太自私了!”德拉科一点儿也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但哈利明显仍然恍惚的神情提醒了他此刻哈利的状态不正常。

“哈利?回答我哈利!哈利!波特!”德拉科处理完了伤口,用手在哈利眼前晃了晃,发现眼前的人仍然没有反应时他彻底慌了。

德拉科用力地摇了摇哈利,哈利整个人毫无意识地摇过来摇过去,绿色的眼睛毫无焦距,里面是一潭死水。

大家都希望我死呢……

那我就死了好了……

哈利的瞳孔有些涣散。

德拉科有些惊讶,在哈利无意识地状态下,哈利的眼睛是绿色的,那么这只能证明,哈利的眼睛从来都没变过……

德拉科用手死死地禁锢住了哈利,强迫性地让哈利看着他:“哈利你回答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求求你了别再吓我……你听到了吗你给我说话!哈利.波特!!”

哈利的眼睛里稍稍有了点不同。

德拉科立刻抱起哈利,幻影移形到了自己原先在麻瓜界的临时居所。

“哈利,听得见我说话吗?我是德拉科,德拉科.马尔福,哈利,听见了就回答我。”德拉科把哈利小心地放到了床上倚靠着枕头坐在床头,自己坐在床边,灰蓝色的眼睛里全都是哈利从没见过的焦急。

哈利的嘴唇动了动,但最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德拉科眉头紧皱,不暇思索地,一把拉过哈利,紧紧地抱住,把头放在哈利的一头黑发上,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哈利瘦得摸得出骨骼的背,细心地在安慰他。

哈利的耳朵贴着德拉科的胸膛,本来便是夏天,衣服很薄,哈利清晰地听见了德拉科稳定而有力的心跳,接着,他听见德拉科说话了。

“哈利,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我们都相信你的,所以你也要相信我们。所以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德拉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刚刚战争结束的那段日子……都过去了不是吗?

德拉科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哈利有了反应,他在轻轻地颤抖着。

“德拉科……”哈利只是轻声念着他的名字,胸前浸湿的衣料提醒了他,德拉科有些无措,只能继续温柔地抚摸他的背,顺顺他的呼吸,在哈利叫他的时候回应他“我在,我在这里,别怕。”

哈利渐渐没了动静,德拉科低头,发现哈利已经昏过去了,浑身冰冷。

德拉科小心翼翼地、温柔地把他放在了床上,细心地为他盖了一件外套。

德拉科想要站起身,哈利却死死地握住了他的手,他只好再次躺在哈利身边,灰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名为困惑的情绪。

这几天他真的很不正常。

评论

热度(15)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