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13接纳与疏离

城堡里目前就几个人懂一点医术——路西菲尔、斯内普和德拉科。

西莫和迪安清楚地记得,那天他们陪着纳威带着卢娜去圣芒戈,魔法部的人是怎样的一副嘴脸——

“哟?这不是咱们伟大的哈利.波特的同伴吗?怎么,也要来圣芒戈?你们的救世主不能大发慈悲来救救这位姑娘?所以呀,先生们,圣芒戈只救值得救的人,请回吧?”声音里浓浓的讽刺与落井下石。

而原因,仅仅是因为前些日子的一个对魔法部不利的报道是关于他们的。

一般来说,他们有谁受伤了,要么是路西菲尔或者斯内普来治疗,实在不行就是哈利,要么就是通过门钥匙去到庞弗雷夫人那里去。

现在哈利的房间里,他身上的外伤基本上都已经处理好了,人却还是毫无反应,连呼吸都是时断时续,气若游丝。

“庞弗雷夫人来了!”纳威一个跟头撞进来,身后跟着的正是一身白衣的庞弗雷夫人。

“哦梅林!!”庞弗雷夫人在检测了以后一声惊呼,“钻心咒!25分钟37秒?!哈利他不要命了!你们也不阻止他!”

德拉科面色有些阴沉:“很遗憾,我以为他是在用无声无杖咒防御,何况当时以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的实力,先把她魔力榨干再一网打尽的确是在不伤害到人质的情况下最好的方法,哈利也有这个实力,哪儿想得到这个不要命傻子还真就硬生生地接下了?我真怀疑他是不是有自虐倾向……”

“好了都出去!你们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的!!除了西弗勒斯,你留下。”庞弗雷夫人再一次展现了她敢怒喝校长,痛批教授的功力,大家立刻闪人,在门外等着。因为是凌晨了,很多人都是轮班等在门外,轮流去睡觉。

看样子,哈利在他们心里的地位很高,很重要。德拉科眯起眼睛,细细地打量着这些人。

“小子,我建议你收敛一点。”有些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着话,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在逗弄纳吉尼的时候冰冷的嘶嘶声。

“莉莉斯?”德拉科转头一看,一只黑猫以一种诡异的方式飘在半空中,正好在他脑袋后面,这一转头就是一个大眼瞪小眼。

“我允许你称呼本殿下的名字了吗?”莉莉斯语气十分不屑,基本上是处于俯视德拉科的感觉。

“殿下?你是精灵啊?”德拉科很少遇到这样敢在他面前嚣张的生物了。自称殿下?信不信我让你叫我陛下?

莉莉斯在空中滚了一滚,梳梳自己的毛,慢悠悠地说:“来呀小东西?让本殿下叫你陛下?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哟。”

德拉科一惊,这东西会摄神取念?下意识地他开始运转大脑封闭术。

莉莉斯有些无聊地开始在空中飘来飘去:“哎呀呀小东西,你还会大脑封闭术呢?真可惜啦,这支巫术本身就是起源于精灵,只不过没人知道罢了?你呀,白费力气咯~”

“莉莉斯,你这样吓他真的好吗。”不愠不火的空灵声音适时的响起,解救了德拉科目前已经完全疯了的状态——这只该死的猫居然无懈可击?!

“卢娜~”莉莉斯扑到卢娜怀里,乖巧地蹭了蹭,一脸[你看我好乖快摸摸头表扬我]的神情,让德拉科心理彻底不平衡了。

这么可爱他也想抱啊!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莉莉斯转过头来对他吐舌头,挑衅似的扭了扭,言下之意是——我就不让你抱就不让你抱你能拿我怎么办?

德拉科快要气哭了。

谁让他天生就对这种毛绒绒的可爱小生物毫无抵抗力……

说起来这点,他还挺像斯内普教授的,虽说斯内普当初死活不当他的教父,不过就行动上来看基本上已经是了……

“莉莉斯,你太调皮了。”卢娜揉了揉莉莉斯的脑袋,新来一个不满的瞪视,“你就让他抱一下又不会中毒呀,你这样会引来很多不一样的东西的~”

莉莉斯扬起头:“反正不可以!他是男孩子!!我不可以这样做,路西菲尔会不高兴的。”

“莉兹(Liz,Lilith的爱称),我可没限制你,再说人家喜欢你是好事,我可没不高兴,别乱讲。”路西菲尔走了过来,一头银白色碎发简直可以和德拉科的头发媲美了,伸手抱过莉莉斯,深蓝色的眼睛里全是宠溺与毫不留情的拆台。

“Hey!你也欺负我!”莉莉斯忽然变成人形,个头娇小的她只能仰头看着路西菲尔。

路西菲尔只是宠溺地摸摸她的头。

周围人的眼神都表示[我们已经习惯了,习惯了就好了真的,你得适应一下这两只的模式]

门忽然开了,庞弗雷夫人满脸疲惫地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是神情漠然的斯内普。就像是所有镜头里的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时,家人朋友一起围上去一样,庞弗雷夫人停下了脚步,揉了揉太阳穴,开口道:“外伤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伤口不撕裂就没事儿,最快三天,最慢一个星期就能好,问题出在钻心咒上……”

“我和斯内普教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哈利现在处于深度昏迷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受伤,更多的是他的身体上和精神上都受到了来自钻心咒的严重损伤,目前的状态应该是他本能的一种自我保护行为,所以才会昏迷不醒,看这样子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至于哈利会不会疯……只能等到他醒了再说了。有什么情况随时都可以找我。”

庞弗雷夫人快步离开,留下一干人等愣在原地。

“愣着干什么,”莉莉斯有些愠怒,挥挥爪子,“该睡觉的回去睡觉!主人没你们想得那么脆弱!就算是精神失常最多也就几天就会恢复过来!”

一语惊醒梦中人,于是困慌了的少年少女们能撑得住的就走回去睡,撑不住的就地解决问题。

莉莉斯有些好笑,不情不愿地拿了几床被褥给他们铺好再盖上,完事了还狠狠地瞪了正在熟睡的他们一眼,就跟这是他们强迫她做的一样。

路西菲尔温和地轻笑,真的是个别扭又温柔的人呐。

他看向正在摇摇晃晃地走向寝室的德拉科。

路西菲尔无奈地摇摇头,你们还真像呢。

但愿结局,不会是我看到的那样吧。

评论

热度(18)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