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8毁灭与新生

“哈利……”赫敏仿佛被抽走了全部的力气,跪倒在草地上,掩面而泣。

一股浓重的悲伤气氛压在所有人的心里。

“既然这么伤心,为什么还要去做呢?”一个阴冷而又清朗的声音忽地响起,拖长了语调,充满了讽刺意味。

众人回头看去,韦斯莱家的屋顶上一个人优哉游哉地坐着,黑发,黑色风衣,整个人都笼罩在黑色的阴影里,看不清面容,但周身散发出的黑暗气息让所有人都有一种喘不过气的压迫感。

“你是谁?”亚瑟先于所有人反应过来。

“问得好,韦斯莱先生,”那人忽然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在半空中如履平地,“我是谁呢?”

他走出了阴影里,熟悉的面容再一次震惊了所有人。

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见鬼了。接着同时摆出战斗准备姿态。

简直就像是嘲讽。

哈利长高了不少,黑发更加服帖的垂在面庞两侧,修身的衣服更加衬出他瘦削的过分的身材,而额上的伤疤标志着他的身份。

变化最大的,还是他的眼睛。

本来澄澈的翠绿色眼眸,此刻早已被狰狞的血红色覆盖,而他的那副黑框眼镜?早就不知道被烧到哪里去了。

“哈利?”罗恩简直不敢相信。

哈利突然笑了:“你是说我是哈利?哈利.波特?”接着他的笑容忽然有些狰狞:“他不是被你们杀了吗?亲手——”

哈利慢慢地降到草地上,随意的用强大的魔力制造出可怖的威压:“那么,格兰杰小姐,你一定想问,我是怎么逃过古魔文的厉火的,对吧?用用你聪明的脑子,我亲爱的赫敏.格兰杰小姐,伏地魔本来就强大的魔力加上原先那个我强烈的不甘自行解除了封印,两股十分强大的魔力融合,还破不了你那个小小的厉火?”

赫敏的脸色惨白:“哈利?哈利不是这样的。”

哈利神色有些不耐:“哦是的,原先的确不是这样的,但他灵魂中黑暗的一面彻底觉醒了,他再也压制不住了,在他接受了黑暗之后,就成了现在的我,不是吗?聪明的赫敏,你怎么会想到如果你给了他一个机会,他会毫不犹豫的继续压制他的黑暗直到他死呢?说的严重一点——”

哈利忽然上前,没人看清他是怎么来到赫敏的面前,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他,用仅他们二人可以听到的音量:“是你把我逼到这个地步的,你为什么不给我机会!是你你知道吗?因为你不想牺牲你的家人,所以你就要牺牲我!!没人告诉你,治疗魔咒也可以导致重度昏迷吗?愚蠢!”

哈利忽然平静了下来,露出一个礼貌疏离的笑容:“恐怕我现在有点事,那么就先离开了,我,一定,会再次拜访的。”

哈利忽然消失在原地,剩下的所有人打了个寒战。

“不得不说,”乔治的脸色苍白。

“这简直比伏地魔还要可怕。”弗雷德接出了下半句话。

马尔福庄园。

德拉科无奈地看着靠在沙发上的父母,看他们一脸[你有问题]的样子就很无奈。

原因仅仅是他和哈利重新成为了朋友。

“德拉科,”卢修斯开口了,“哈利.波特这个人不错,我承认,但我不认为在这个时候和他重新成为朋友会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们要和好随时都可以,但不是现在。”

无论怎样,德拉科主动的话难免有攀附救世主之嫌,哈利.波特主动的话又不太正常像是施舍。

“感谢马尔福先生对我的赞美,不知有哪里不合适吗?”忽然一个黑色身影出现在了卢修斯和纳西莎身后,像是在和老朋友开玩笑。

卢修斯真的被吓个半死,除了黑魔王还真的没有谁能够不惊动庄园的警报系统直接进来,而且貌似有好一会儿了还没被他本人发现。

听他的话,他是……

“哈利.波特?”卢修斯有些不确定地转了过去,然后又被吓了个半死半活。

哈利.波特不戴眼镜的时候瞳色会变红?

为什么没人提起过?!

这不正常!!!!

“很高兴马尔福先生还具有一定的视力,那么我假设你现在可以和我谈一些事情?”哈利礼貌地笑着,慢慢地又到了卢修斯身边。

“哈利?你怎么……没成功?!”德拉科的忽然打断让卢修斯有些惊讶,很久德拉科都没有这样奇怪了。

哈利双眼微眯:“如你所见,我现在已经和伏地魔地魔力完美的融合了?”

卢修斯、纳西莎和德拉科同时倒抽一口凉气。

哈利再补一刀:“赫敏.格兰杰小姐亲手,或许她看不懂你过分华丽的字体?”

大厅里的气氛一瞬间就凝固了。

哈利笑了笑:“放心我不是伏地魔,不会随手就给你们来一个钻心剜骨的。那么,卢修斯,你允许我称呼你的教名吗?”

卢修斯也不愧在政界、商界和战场上都混了这么久的人,礼貌地点头表示同意:“不知波特先生前来有何贵干?”

哈利斜斜地倚靠在沙发背上,摆了摆手:“叫我哈利就可以了。我这次来,是问问你知不知道哪里有比较隐蔽的空地。”

卢修斯极度的想要吐槽,都空地了还隐蔽个什么!!

“目前我知道在马尔福庄园以南几千英里的地方有一片没有名字的森林,据说是在深处有一片空地,但从来没人能到达过。”卢修斯定了定神。

哈利笑了笑表示很满意,便接着同卢修斯讨论下去,同时卢修斯示意德拉科暂时离开一下,指了指一个方向,德拉科起身离开。

事情谈得差不多了,哈利起身告辞。

“哈利。”卢修斯忽然叫住了哈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不在意西弗勒斯会是什么反应吗?”

哈利的脚步顿了一下,讽刺似的笑着转过身来:“他啊……他已经因为我的错误死去了,否则一个堂堂的魔药大师怎么会死于蛇毒呢不是吗?更可况,他保护我,仅仅是为了这双眼睛吧?现在连这双眼睛都毁了……他再没义务了不是吗?”

“波特,看来你少得可怜的智慧并没有得到任何提升。”一个低沉却又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

评论

热度(24)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