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25恐惧与渴望

第二天罗恩和赫敏来的时候,哈利才睡着不久。

“你是马尔福?”罗恩惊讶地看着德拉科,“你看上去就跟一夜没睡似的诶!小白鼬你不是最注重自己的形象了吗?”罗恩说着,表情夸张地模仿起德拉科的神情,看得赫敏无奈地扶额,而德拉科已经累得懒得回击他。

“事实上,我的确一夜没睡。”德拉科挑挑眉,几乎想要立刻倒在沙发上好好睡一觉了。

罗恩的神情瞬间由惊讶变成了惊恐:“梅林啊,马尔福,你对我兄弟做了什么你一夜没睡?!”

赫敏仰头望天,你说什么?我没听见诶……你问这个人是谁啊?哦不知道,我不认识我不认识……

德拉科一瞬间被罗恩惹火了,也不管什么礼仪什么形象,飞起一脚就踹上去,罗恩躲避不及只好倒地做了个吐血的样子。

“德拉科?我似乎,很久没有看到你有过……这么大的动作了。”来者拖着缓慢而平静的腔调,声音里藏着些许被压抑的惊喜。

德拉科头都不用回就知道这一定是卢修斯,勾起一个标准的笑容:“父亲,我只是在进行适当的、强度合适的、运动。”

卢修斯扫了一眼立刻规矩了的罗恩和赫敏,眼神淡淡的,回应了一个同样的笑容给德拉科:“这很好不是吗,那么我不打扰你们了?继续就好。”卢修斯语气里满满都是阳谋。

罗恩只能悲愤地用头撞地了,他不是打不过马尔福,只是他不想动手,天知道他把马尔福打伤了,且不说哈利,卢修斯.马尔福那个狡猾的老狐狸不在魔法部把他玩儿死才怪。

谁来救救他啊!!

哈利的睡眠很浅,几乎是睡着后不一会儿哈利就又醒了。

梦里的一切让他怎么能安睡。

血,血,血!到处都是血……黏稠而缓慢地淌着的,不知道是谁的血,有艳红的,有红的发黑的,都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浓浓的腥味儿,这味道既让哈利因之痛苦也让哈利为之疯狂。哈利知道,那种刻在灵魂中的黑暗是抹不去的,哪怕它仅仅只是在自己这里停留了两年,也为自己打上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由内而外。

每一个黑暗而冰冷的夜晚,每一个疯狂而诡异的梦境,哈利既感到恐惧感到痛苦,同样在他的灵魂深处,一个声音疯狂而迷恋地叫嚣着继续,渴望让利刃切开肌肤涌出鲜血的美妙感觉将自己淹没,哪怕会万劫不复也绝不反悔。

德拉科的卧室可以直接通向花园,那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儿,但最多的,是迷迭香。

哈利真的很喜欢花,这些花在阳光灿烂里放肆微笑,在黑夜来临时安然入睡……怎么可以!所以自己就主动应该这样吗?!在黑暗中动弹不得感受着令人恶心的悲悯与同情?!谁稀罕啊?谁会稀罕啊!!!难道自己就活该这样吗?我做错什么了命运要这样对待我!!!从来都是你们一厢情愿的好吗?谁要当救世主了?谁要万众瞩目了?谁要和伏地魔决一死战了?谁要你们为我去死了?谁要听你们的话然后活下去了?啊?说啊?从头到尾我是自愿的吗?我就必须得接受!否则呢?你们还指不定会对我做出些什么。

不错,不错,我的确爱着一个人,我的确很希望他可以爱自己,但是!我绝不会乞求他的怜悯!同情!愧疚!绝对不会!!!说的就好像自己还拥有、并且坚守自己那可笑而可怜的尊严一样。

是啊是啊,尊严……尊严!

哈利笑得诡异,伸手揉碎了一朵不知名的小花,看着手掌中皱成一团的残破小花,哈利心中忽然升起一种阴暗的快感。

黑暗,又有什么不好嘛。

不不不,当然不好。你忘了吗哈利,是什么让你失去了你的父母、亲人、朋友、长辈,甚至是爱人和去爱一个人的权利?是黑暗啊……唯一一个留下来的人,感觉是怎么样的呢?

谁知道哦,那感觉大概是生不如死的吧?

想想看,你的亲人们、朋友们、长辈们,一个一个的,在你的面前死去,他们死前的样子,会牢牢地刻画在你的脑海里,你会记得他们那僵硬而无力的身体、失神而黯淡的眼睛,悲哀而破碎的神情……

多么美妙的感觉,看着生命消逝。

或许因为种种原因你磨尽你的情感,麻木你的大脑,封闭你的内心,只是因为你害怕被伤害罢了。

为什么要害怕呢,你有去了解过他人吗?你的勇气呢?你始终都只是在原地画了个圈,把自己囚禁,抱着过去日日夜夜自我折磨呢。

有意思吗?这样好玩吗?折磨自己,折磨身边的人。

我不知道。我没想折磨他们,我只想解脱,这样好累,我厌烦这种感觉,厌烦活着,为什么不去死呢?

我还有什么理由要活着吗?

哈利举起了他很久没有用过的魔杖。

评论

热度(11)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