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24梦魇与黑夜

哈利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

他隐约能听到一些人在自己的床边说着些什么,但他听不真切,声音很熟悉很熟悉,声音主人的名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哈利感到有一只温热的手握着他冰冷的手,他同样知道那是谁。

他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动一下做个样子以示自己醒了。

“哈利醒了。”哈利知道了,身边的人是罗恩、赫敏他们。哈利很开心可以在此见到他们。

“罗恩,赫敏,好久没见,过得好吗?”哈利发自内心地笑了,同时又莫名地觉得有点儿愧对他们。

“我们很好,哈利,”赫敏接话道,“但你看上去真的很不好,你怎么样了?德拉科那一下子也砍得太狠了吧,你昏睡了四个多小时才醒过来。”赫敏的眉头微微皱着,棕色的眼睛里满是担心。

哈利闭着眼睛,一脸无辜的样子,心里在偷笑,心道自己早就醒啦,可惜某个正握着自己的手的不明物体是绝对不会把他因为自己不见了而吓哭的事情说出去的,也就只能把这个黑锅背啦哈哈哈哈。

德拉科清了清喉咙,略略有点儿摇头晃脑的意味:“赫敏,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怎么能是我砍得太狠了呢?我几乎不会用格斗术和别的巫师干架诶,力量怎么会有多强,所以说啊到底还是哈利身体状况出问题,这才是关键。”

转移话题成功,并且成功地把话题引导到我身上。哈利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罗恩实在看不下去了,郁闷地插嘴:“我说哥们,你怎么不说话啊?而且你一直把眼睛闭着干什么,我长得有那么不堪入目咩……”

“不不不,”哈利正色道,“罗恩你要相信我你在我眼里永远是很帅的。”

罗恩一脸诧异和惊喜地看着哈利。

“因为我现在眼瞎了。”哈利面不改色,而罗恩已经一口水喷了出去。

看着罗恩被水呛得半死不活,哈利的内心里忽然就生出了一种“不应该有的”愉悦感。

“韦斯莱,看来两年了你还是没什么长进。”德拉科勾起嘴角,双眼微眯,以一种傲慢的姿态看着罗恩。但对此罗恩竟然没有被点炸,仅仅是翻了个白眼回应德拉科这一点,哈利表示很惊奇。

“哈利,你不在的这两年德拉科整个人都不正常,除了必要的之外,不说话不休息不笑,罗恩刚刚还在和我说他实在是被他这两年吓怕了,觉得还是那个欠抽的小白鼬更可爱一些,他既然都已经宽容了他两年,那也就无所谓了呢?”赫敏看德拉科和罗恩互相各种讽刺但又毫无生气的意思,悄悄地对哈利耳语。

哈利表示自己已经跟不上时代了╮(╯_╰)╭

最后在他们在医疗翼呆了几个小时,霍格沃茨的学生们下课了,有人冲进来时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暂时去了马尔福庄园。

唯一比较无奈的一点是哈利是被德拉科抱着走的。

没错,横抱着一路走出霍格沃茨……

临近黄昏,赫敏和罗恩回到住所了,德拉科和哈利突然就找不到什么说的了,房间里沉默得过分。

“德拉科?”哈利语气平静,实则有些心虚地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色,又担心现在德拉科的状态,小心翼翼地先开口。

“嗯?”德拉科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哈利,眉毛微微上挑,看得哈利内心里胆战心惊表面上确又波澜不起。

“天要黑了,”哈利看向窗外,拒绝看德拉科的眼睛,“你赶紧回房间吧,早点休息。”

德拉科双眼微眯,神情自若:“这里就是我的房间。”

哈利表示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

“那我去客房。”哈利坐起身,翻身准备下床,却被德拉科一把按住,又不敢用魔咒伤了他,只得依着他的意思重新躺下。

“不论你有什么想法或者对我有什么意见,都不许离开,懂吗?”德拉科靠在床头,看着一脸无辜的某一只不明物体,神情慵懒语气确不容拒绝。

哈利砸了砸枕头,悲哀地被迫同意了,心想算了吧还是给自己来一个力劲松泄?不对,这个不用也会有那个效果,嗯……无声无息?也用不着吧,那个一发作自己就像个死人一样,完全没必要好吧。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德拉科此刻在浴室,哈利忽然彻底地安静了下来。

两年了,每到黑夜,哈利都会忍受内心深处最恐惧最愧疚的幻象的折磨,双眼彻底失明,用魔力也不能视物,浑身动弹不得,说不出话,窒息、痛楚这些都不用说了。

那个诅咒的名字,叫做梦魇。

比钻心剜骨还要痛,痛彻心扉。

“如果我答应了你离开,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我?”一个平静而痛苦的声音让哈利从幻象之中清醒几分,哈利知道那是德拉科,他想要说话,但他做不到。

“哈利?你听得到吗?听得到就回答我?哈利?”德拉科的声音有点慌张,哈利感到有人很轻地把他扶起来一些,把他圈在自己的臂弯里,温暖的手握住了他的冰凉透骨的手,轻轻摩挲着。

哈利很想要动一动,说说话,告诉他自己听得见,但是诅咒的消极效力让他无论如何看不见、说不出、动不了,只能看着眼前的幻象渐渐疯狂。

原先是莉莉斯和路西菲尔陪着他,他们之中因为契约而可以通过思想交流,让哈利保持理智,所以直到现在哈利都还坚持着没有崩溃。

“路西菲尔,莉莉斯?现在方便来马尔福庄园一趟吗?”德拉科拿着一块绿色宝石,注入了魔力,绿色宝石发出幽幽的绿光。

“马尔福先生,是因为哈利现在的状况吗?我们马上就来!”是莉莉斯回答的。

几乎是没几分钟,莉莉斯和路西菲尔就到了。

“哈利受的这个诅咒叫梦魇,你大概听名字就可以懂得诅咒的效果?每到黑夜,哈利都会忍受内心深处最恐惧最愧疚的幻象的折磨,双眼彻底失明,用魔力也不能视物,浑身动弹不得,说不出话,窒息、痛楚,其它的也不曾听哈利说过了。”路西菲尔开门见山,示意莉莉斯先去维持着哈利的状态,自己在这里和德拉科解释,“所以说哈利在黑夜里意识是极度清醒的,你要保持他的理智,可以一直和他说话,坚持不住了可以叫我们来,总之一定不能让他失去理智,否则极有可能精神崩溃,你懂了吗?”

“另外这个诅咒的解咒条件极其苛刻,需要他幻象中的恐惧与愧疚解除,也就是被人原谅,同时也是原谅自己。我假设你很清楚,以哈利的性格,原谅别人很容易,原谅自己就不那么简单了。而这一点,我和莉兹都没办法帮助他,你可以。尽你的全力,如果实在不行,哈利只会越来越虚弱,撑不了太久的。”

彻夜难眠。

评论

热度(21)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