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22一瞬与一生

时间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停下自己的脚步,因而时间也是最为残忍无情的东西,夺走身边的人,染白亲人的黑发,最后结束自己卑微的一生。

时间很长,所以它可以等待,时间很公平,所以它不会烦恼,时间不会在意任何的人或是事物,因为他没有心。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魔法部部长卢修斯.马尔福的管理公平严厉,但同时并不缺乏人情冷暖,并且他放下了对于麻瓜的偏见,带着巫师们慢慢地去了解了许多他们不曾了解过的。

魔法部成立了一个督查司,职责就是督查魔法部内的每一个成员,若有违法行为并且证据确凿,可以直接将其带到法庭上,情节严重者可以当场开除、判刑。同时可以协助傲罗司进行战斗,所以督查司的选拔标准远远高于了本来就已经很变态的傲罗司,因为除了对于战斗力的高要求以外,督查司还增加了一个对于法律的绝对熟悉的要求。

督查司司长位置两年来一直空缺着,由副司长德拉科.马尔福暂时代理,总有人会打那个位置的主意,但谁都知道那个位置是留给谁的。

虽然他已经消失了两年了,但他们从未停止过对他的寻找。

用德拉科的话来说,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上一次对于剩余食死徒的围剿战斗因为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的魔力不知为何精进不少而让傲罗损失惨重,有一半的傲罗进了圣芒戈,甚至连罗纳德.韦斯莱司长都险些命丧当场,据医疗师说,韦斯莱先生一开始毫无疑问的会去见梅林,但不知为何他身上的致命伤都突然完全好了,只剩下一些无关痛痒的轻伤。

这一次大家全都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转移咒。

这一次的战斗督查司也加入了,由德拉科.马尔福和罗纳德.韦斯莱带队。

“小心,有埋伏。”德拉科的声音冰冷而毫无起伏,就好像现在中了埋伏的人里面根本就没有他一样,表情也是从两年前昏迷着被不知名的人送回了马尔福庄园的时候就再也没变过的面瘫脸。

他甚至连一个虚伪的假笑都懒得给他们,整个人除了工作、吃饭、睡觉,就是找哈利,就像一个连轴转的机器,完全的死寂,毫无生命可言。

“一群蠢货,就算是中了埋伏也不知道看看情况有多危险有多少个未知的魔法阵,非要逼着本殿下出现,你以为你们的小命儿有多硬?要不是……我才懒得管你们。”一个黑发少女缓缓地现出身影,地上已经开始闪亮的魔法阵被她和另一个男子活生生地压了下去。

“莉莉斯?”队伍里的纳威有些不确定,毕竟卢娜是神秘事物司的,这次平时和莉莉斯关系最好的她没有来。

“既然都知道是我了,还不快来帮忙?!不然等着这种毁灭性极强的魔法阵把你们全都炸死啊?!你们不想活了但我还想呢!!”莉莉斯没好气儿,面容冷峻而厌恶,一旁的路西菲尔脸色冰冷而阴沉,自始至终从未开口。

众人这才意识到了这陷阱之中加有迷惑人意识,降低人警惕性的魔药,赶忙一起压制魔法阵避免其发动。

“莉莉斯,路西菲尔,嗯……”罗恩语气有些心虚,“哈利他……”

路西菲尔突然眼神变了,狰狞而愤怒:“闭嘴,你们没资格称呼他为哈利,你们同样也没资格再次获得被信任的权利,更没有资格知道他的生死下落。”

莉莉斯神情同样,同时还多了一份冷漠与心痛。

她的主人,怎么可以这样被人伤害,就算是他哈利自愿的也不行。

众人本以为可以从莉莉斯和路西菲尔那里打听到哈利的下落,但没想到这两只精灵这么的愤怒,对他们的敌意如此深,想来估计是没办法了。

魔法阵开启的速度已经被人催动到了极致,除了冒着魔力反噬的危险拼命压制住也没有别的办法。

眼见得魔法阵已经开始发动了。

罗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唉,本司长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里了,看来是没办法不提早去看哈利咯~可惜了还等着我去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的赫敏啊……”

德拉科面无表情,但目光中微微有了一些感情。

魔法阵所带来的的炽热和极寒交织的痛苦,悲伤和欢乐扭曲的感情,让魔法阵中之人时哭时笑,状若癫狂。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冷笑着在一边看着,同时还有她重新集结起来的食死徒。

既然她找不回来Lord,那么就让她来替Lord完成他一生未竟的梦想。

“莱斯特兰奇夫人,您终于有了些许可以称之为理智的东西,但很可惜,您的理智用错了地方。”

贝拉闻言竟然有些颤抖,她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见鬼了或者是出了幻听。
“人要为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一阵阵奇异的吟诵咒文声慢慢唤回了阵中人的意识,当他们意识到到底是谁救了他们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几乎如出一辙的快乐兴奋,同事还有些不敢面对他的愧疚。

德拉科浑身有些颤抖,在场的人两年来第一次看见他有如此明显的情绪波动。

那人依旧是一身的黑色风衣,但整个人瘦的厉害,看上去几乎就像是一个纸片人,有些夸张地说就是弱不禁风。

“你太过执着了,莱斯特兰奇夫人。执着于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这只会让你除了更加的痛苦以外得不到任何的其它,而怜悯和同情并不是你想要的,为什么还要去奢求呢?你身边,曾经有很爱你的人的,你的丈夫。既然如此,莱斯特兰奇夫人,为什么不放下呢。”他的声音安宁而平和。

“So, let me help you out.”

他的魔力慢慢地散开了,笼罩了自己面前痛苦的每一张面孔,接着他们随着空气慢慢地消散了。

“哈利!”莉莉斯一闪身冲了过去,“你怎么来了,我和路西菲尔就算是拼命也会保护他们的,你怎么这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还施这种大型魔法,你不要命啦?!”

路西菲尔快步走过来,摸索着递给了哈利一瓶魔药。

哈利双眼紧闭,微微笑着接过了魔药,接着摸了摸莉莉斯的头:“我很相信你们的能力,但我要你们保护他们不受伤并不代表我会让你们受伤,懂了吗?走吧,我们回去?”

“哈利.波特,你给我站住。”身后突然响起了最为熟悉的声音,哈利只觉得一阵无力,几乎有些站不住。

他很想德拉科记住他,但这不代表他一点儿也不在意德拉科恨他。

路西菲尔瞥了他一眼,冷冷地甩下一句话:“马尔福先生,我记得我曾经相信过你,但你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所以你不值得依靠,我们不会把哈利给你的,你永远也不要想再次伤害到他。”

莉莉斯扶着哈利,尽可能动用自己守护精灵的力量让哈利此刻身体的痛苦可以减轻一些。

德拉科没说话,忽然对着自己就是一个神锋无影。

周围一片惊呼声,却又在德拉科眼神的示意下不敢上去帮他治疗。

闻到了血腥味的哈利几乎是立刻转身来到他面前,毫不犹豫地以最快的速度治愈他的伤口,尽管哈利不知为何一直没有睁开双眼,但他的着急与愤怒已经到了可以被人看出来的地步。

德拉科接着一掌劈向哈利的肩颈处,哈利来不及躲闪,被他一掌劈晕了过去,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

莉莉斯和路西菲尔的魔咒几乎下一刻就到了身前,德拉科也不躲,只是护好了怀中的人。

“我以我的魔法起誓,我此生绝不会再次伤害哈利。无论你们的态度,我说什么也不会再放手了。”德拉科抱紧了昏迷的哈利,神色不清。

几瓶魔药和一块绿色的宝石忽然扔到了德拉科面前。

“这几瓶药是哈利一直在吃的,好好调理他的身体。把这个宝石注入魔力就可以找到我们和我们通话。”路西菲尔语气冷硬。他很清楚如果哈利可以选择,他会选择回到魔法界,所以他尊重他的选择。

“如果你们敢对哈利不好,本殿下把你们碎尸万段!”莉莉斯丢下一句极其无奈的话就和路西菲尔离开了。

德拉科,捡起药瓶和宝石,打横抱起哈利,吩咐了成员们先回去,然后幻影移形回了马尔福庄园。

这一次,他不会让他再次离开了。

评论(2)

热度(18)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