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20生命与墓碑

哈利摇摇晃晃地来到了戈锥里克山谷,用尽最后一点力量让自己倚靠着父母的墓碑坐下。

他刚刚去了一趟霍格沃茨,在麦格教授惊恐的注视下向她和霍格沃茨道了别,他仍能听见麦格教授在他走的时候有些颤抖的挽留。

哈利从怀中取出一块黑色的石头,拿在手中转了三下。

“Dad,mom……Remus,Sirius……”哈利开心地笑了,看着眼前的亲人们,眼泪流了满脸。

莉莉的神情很悲伤,她走过来,轻轻地将哈利拥入怀中,尽管哈利感觉不到:“哈利,我的好孩子,别哭好吗?妈妈在这里,不会有人伤害你了我的孩子……”

哈利的泪不停地往下掉,净化药剂会让他的身体由内而外地痛苦,但这身体上的痛苦怎么比得上心灵的痛苦?

“妈妈……”哈利的声音微弱,有些委屈,“你们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个世界上……现在战争结束了,我的朋友们都怕我,恨我,我的长辈们关心我都不是因为我……西弗勒斯为了我的眼睛,卢修斯和纳西莎为了他们的儿子……”

“我爱的人也好恨我,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剜……”

“因为我佩妮姨妈他们不得不搬家,还遭到了食死徒的袭击……她说我是个祸害,我为什么不去死……她说她恨透我了……”

“民众可以为了一句报道而唾弃我,可以为了一句报道而追捧我,他们从来都没有看过我这个人……他们看到的都只是我的名声——用你们的生命换来的名声……”

“我只想要一个家……妈妈,为什么我始终找不到……”

“这次你们别想再把我扔下了……”

“我再也不要一个人了……”

莉莉哭得浑身颤抖,心疼地把儿子抱着,想要试着给他一点温暖,却无论如何也无能为力。

“哈利,不管是你做了什么,爸爸都支持你,”詹姆斯扶起妻子,坐在哈利身边,眼睛里全是疼爱与坚定,“无论你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哈利。”

“就是就是,”西里斯在詹姆斯身边坐下,嘟哝着,“你要是变成了伏地魔那个老家伙,我就立刻加入你的食死徒,我可不是说着玩儿的,当然如果我可以加入的话。”

莱姆斯示意西里斯闭嘴,哪壶不开提哪壶,哈利最愧疚的就是关于他的死他还偏偏说?

哈利哽咽着,看向莱姆斯:“莱姆斯……对不起,我不能照顾泰迪了……他还那么小……他不能没有人照顾……对不起莱姆斯……”

莱姆斯拍拍哈利的肩膀,笑容温和淡然:“哈利,你做的够好了,泰迪会为了你这个教父而感到自豪的。”

“我现在是罪人……是恶魔……”哈利眼里闪过一丝悲哀,止不住地抽泣着。

詹姆斯一脸无所谓的笑容:“我才不管他们呢,你在我眼里你就只是我儿子,也永远都是我儿子,和那些什么救世之星啊,活下来的男孩啊半纳特关系都没有。”

“爸爸……”哈利无声地哭着,“我好想你们……我想回家……”

莉莉哭得说不出话来,她悲伤地搂着自己几乎从来没有陪伴过的孩子,看着他委屈而绝望的样子,莉莉觉得自己的心疼得厉害。

“哈利不哭,爸爸妈妈带你回家,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永远不会有了,乖,不哭……”莉莉想要拭去哈利脸上的泪水,却最终触碰不到。她脸上的泪水一但脱离了她就慢慢地碎在空气中。

哈利开心地笑了,很满足。


德拉科此刻只觉得自己几乎要站不稳。

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

“德拉科,斯内普教授都和我们解释过了。”赫敏如是说,“你还记得哈利在我们加入的时候给我们下的一个魔咒吗?那是他自创的,名字叫做转移咒,简言之就是把被施咒者所收到的致命攻击转移到施咒者的身上。也就是说,哈利替我们[死过]的每个人都死了一遍,他靠强大的魔力慢慢地运转来磨掉伤害,包括阿瓦达索命咒,所以他一直没死。而哈利之所以要我们死一次,是因为……他不想你伤心。”

“他想如果你不喜欢他那你就不会为了他难过,所以他一直都在疏远你。哈利早就知道你是间谍,但是……他没想到你会真的背叛他,所以他一定会很疯狂很愤怒,所以他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举动。”

“那么德拉科,哈利呢?他……”赫敏聪敏地停下了,眼眶开始发红。

德拉科突然毫无征兆地笑了,步履艰难地退了几步。

“你们都知道可是就我一个人蒙在鼓里!你们都在骗我……”德拉科突然发现自己是那么可笑。

他举起了魔杖追准了自己的咽喉。
“除你武器。”斯内普似乎是在意料之中,在他举起魔杖的同时就扔了一个缴械咒过去。

德拉科真的觉得自己的大脑彻底死机了。

大厅里静的可怕。

“各位先生小姐,”克利切突然出现,手里捧着一大叠的信,“这是哈利小主人留下的,要克利切交给你们。”克利切打了个响指,信件按照收信人飞了过去。

Dear罗恩&赫敏: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多半已经去见梅林啦,别惊讶,我很高兴我是这个下场,可以把黑暗的部分从我身上彻底的去掉,干干净净地离开。不过就算我还活着,我也不会再回来了,什么时候婚礼呀?可惜我当不了伴郎了呢,祝你们幸福!
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们,罗恩,赫敏,我只是觉得,像是被抛弃了一样?哈哈突然感觉我就像是个小媳妇一样?
赫敏,关于那个家养小精灵缇丽,你可以问克利切,没有这只小精灵的。对不起啊赫敏,我只是想气你……
罗恩,你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我了,现在我走啦,你是不是就会好好地长点儿心了呢?下棋下得这么好,傲罗部交给你我很放心哦,好好干,我不可想有一天提前见到你?
很感谢你们,陪伴了我这么久,永别了。在我偷来的十八年中,曾有你们的陪伴是我的幸运。你们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幸福,我会和伏地魔的魔力同归于尽。我要走了。赫敏,罗恩……我会在天堂等你们的。
爱你们的 哈利.詹姆斯.波特
7.30 早

Dear卢修斯&纳西莎:
首先我要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还是不可避免的要和德拉科站在对立面,从上学时就一直是这样。虽然说这似乎看起来挺正常的?
好吧,我想我需要告诉你们我是真心的。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间谍,但是我真的很担心他会正反两边都讨不到好。很抱歉我让马尔福一家到了如此地步,如果我还有命活下来,定作补偿。
这几天我过得很开心,是你们让我感觉到了家的温暖,谢谢你们,虽然你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德拉科,但我还是很感激。
愿你们一生平安。
哈利.詹姆斯.波特
7.30

Dear西弗勒斯:
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的表情是怎么样的呢?哈哈,估计……会和你的衣服一样黑?别打我啊,不过你大概也打不到我啦~
先和你道歉,斯内普教授,我一直都在误会你,在我上学的时候,甚至还险些把你害到万劫不复的地步。我的眼睛此刻恐怕已经闭上了,对不起西弗勒斯,你倾尽一生全力保护的这双眼睛还是闭上了。
西弗勒斯,以后对自己好一些吧,你知道吗,我用过复活石(就是我和你讲过的死亡圣器之一),妈妈告诉我,她早就原谅你啦,她希望你可以拥有自己的人生,她已经是个死去的人了,没必要为了她做到如此地步,莉莉说她希望她最好的朋友可以幸福地活下去,然后安然地离开,和她一起在天堂里继续做研究,喝下午茶。
嘻嘻,我估计也会在的呢,毕竟那可是你亲自制作的净化药剂,我可以净化了自己的身体、魔力,甚至是灵魂,每一处被伏地魔的魔力融合过的地方都可以净化呢,所以谢谢你西弗勒斯,我活下来的可能性真的不大,踏上了一段新的旅程,为我祝福吧。
祝你幸福。
爱你的 哈利.詹姆斯.波特
7.30

……

Dear德拉科:
对不起,在这之前那样对你。
我想啊,喜欢一个人的话,会因为那个人会伤心很久吧。但是……恨一个人的话,很快就会忘了不是吗?
哈哈,我就在这里默认你喜欢我了啊,虽然你现在一定恨我恨的刻骨铭心。我甚至都不知道你会不会看这封信,不过看不看是你的事,写不写是我的事,所以我会写很多很多的心里话啦!
首先我要认真严肃的,给你表白。
我喜欢你,德拉科。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吧,也许是因为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小巫师呢?我至今都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你那副傲慢无礼至极而又极度欠抽的样子,现在想想啊,你也只是模仿卢修斯,然而你很不幸地失败了,卢修斯知道在什么场合什么情况下该如何表现,而你不知道——没错我就是在骂你,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蛋。
我至今觉得,你长得的确是我见过的人里面最好看的(我不知道你和卢修斯有没有可比性),当然我得承认你的眼睛很漂亮,就像是蒙尘的星空。(哦梅林原谅我没什么文艺细胞吧)
可能是在你照顾我的那次我明白了我的想法吧,我想要一个家,你让我感到我从未感受过的家的温柔——不是属于别人的,不是我偷来的,就是彻彻底底属于我的。我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能够得到呢?
我也不知道此刻我怎么样了,净化药剂对于黑魔法有些如同阿瓦达索命咒一般不可抵挡的净化能力?
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显然克利切把信给你了。(感觉上我好像说了一句废话吧?)我和它说过,如果你回来过后因为我而表现出了伤心的样子就把信给你。
所以哦,德拉科,别因为我伤心啊,这是我的命运,而死亡最终是我的归宿,他就像是一个老朋友一样。我很感谢你在我最后的一段日子里的陪伴,谢谢你,你让我没有遗憾了。
那么,德拉科,世间终会有生离死别、酸甜苦辣、悲欢离合,无论如何,坚强的走下去吧,一切都会好的。我要先走一步咯,嗯……最好不要忘了我,再见德拉科!
幸福给我看吧!
爱你的 哈利.詹姆斯.波特
7.30

赫敏呜咽出声,扑入被哈利平安地送回来的罗恩的怀里,失声痛哭。

他从来都没有怪过她。

他只是太伤心。

斯内普眼神空洞地看着信,唇紧紧地抿着,神情恍惚,不知道为什么。

纳西莎挽住卢修斯,把头轻轻地靠在卢修斯肩膀上,闭上眼睛。她从没想过哈利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德拉科,她从来都只考虑了德拉科的利益而忽略了这个少年,她仅仅是偶尔表达了一下关心,他便牢牢记住,一直到现在都不曾忘记。

卢修斯还在她身边,并且他爱她,纳西莎便感到了深深的满足与眷恋。卢修斯比她稍大些,他总有一天会离开她的,到那时候,等到纳西莎处理完一切应该处理的,她便会毫不犹豫地追随着他离开,他们永不分离。

这就够了……

她对不起这个少年,同样也还不起这个少年。

德拉科捧着信纸,双手颤抖得几乎拿不住信纸。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悲伤了吧,哪怕是六年级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痛苦过。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自己的心上最柔软最温暖的地方活生生地撕下来一大块肉,鲜血淋漓,冷风毫不留情地肆虐,让自己浑身凉透。

他看了看自己已经光洁的小臂。

黑暗总是这样弄冷一个人,先是一只手,一条腿,接着是一颗心,尔后整个人生。

评论

热度(19)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