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18面具与本心

哈利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翻出了一大堆的魔药瓶,麻利地先脱下了上衣。

似乎还叫了斯内普教授来。

德拉科站在他自己偷偷制作的一个密室里偷偷看着这一切。哈利逆光背对着他,看不清哈利的伤势,但单看衣服就能看出他之前肯定受了不亚于卢娜.洛夫古德的伤。

“哈利。”斯内普大步走进房间,然后看着神情漠然,仿佛事不关己的哈利,忍不住挑了挑眉,“这次任务让我重新认识到你仍旧是个没有大脑的格兰芬多,如果你还在学校里的话估计会被直接扔去圣芒戈?”虽然说斯内普毫不留情地讽刺着哈利,但手上的魔杖不停地为他疗伤。

“腐化咒!!?”斯内普的脸色更加的黑,“哈利.波特你还要不要命了!?这么可怕的咒语你也敢替别人接下来?我是该夸你善良勇敢呢还是该夸你魔法纯熟能够自创魔咒呢?那么我假设,就这个腐化咒和那个刀割咒之后,你甚至会收到阿瓦达索命咒?”斯内普眉头紧皱,握着魔杖的手甚至有些颤抖。

斯内普想了想,迅速找到了卢修斯。他一个人的魔力真的不足以解除强大至此的诅咒,而在场的有那个能力解咒的哈利.波特正好是中了诅咒的人。

当哈利转过来的一瞬间,德拉科真的差点儿叫出声儿来。

哈利的腹部一道巨大的伤口,并且伤口正在腐化,流着粘稠的、黑乎乎的脓血,甚至可以看见伤口内正在拼命工作本能的救护身体的内脏与森森白骨。

“承受不住就回去。”卢修斯和斯内普正在商量着如何合作解咒的时候,哈利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眼神不经意地扫过德拉科的方向,接着再也没有看一眼。

德拉科承认自己快要吐了,就算是他当过食死徒参加过战争,也从没见过如此恶心可怖的场面,尤其是在身体的主人还活着的时候。

德拉科知道自己暴露了,掉头就走,近乎是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

卢修斯饶有兴趣地看着哈利:“难得啊哈利,你就这么放他回去啦?”

斯内普则是一脸[你为什么要让他加入]的严肃神情。

哈利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让他尽管向魔法部汇报吧,我亲爱的卢修斯部长大人?”哈利挑了挑眉,看着卢修斯一脸打趣的神情但是眼神却异常的严肃。

“哈利,德拉科他……”卢修斯沉吟了半响,终于开口。

哈利懒洋洋地看着卢修斯,轻轻笑了:“怎么了卢修斯?你放心我不会利用你家小龙,只要他不干出什么,我是更不会把他害到万劫不复的地步的,放心了吗?我亲爱的卢修斯大人?”

卢修斯神色有些扭曲,看着哈利:“你知道我担心的不止是这个。”

哈利的笑容凝固了一瞬间:“如果我们想的是同一件事……那就随他去吧。”

正在给哈利疗伤的斯内普横了他一眼:“什么时候以无脑而莽撞的勇气著称的格兰芬多、众人眼中无所不能三头六臂的救世主,居然连这点儿勇气都没有?”

哈利苦涩地笑笑:“我一直都只想着有一个家……我怕我挑明了,也就彻底完蛋了。所以吧,感觉会像是自己得到的这份关心与照顾就像是偷来的一样……但是我还是很想要多感受一会儿,这样等到我离开的那一天时也就没有遗憾了不是吗?”

卢修斯与斯内普对视一眼,良久,二人点了点头,就像是答应了什么。

哈利解脱一般地笑了,灿烂得刺眼而悲哀。

深夜,那个来自地狱的低语久久散不去,而身上的诅咒只会让他更加的痛苦。

德拉科悄悄地来了哈利的房间,坐在他的床边,就看着哈利双眼大大地睁着,痛苦万分地痉挛着,呼吸急促,眼里不停地换着颜色。

德拉科看得有些心惊,轻轻握住哈利冰冷而湿润的手。

“哈利,清醒一点。”德拉科双手将哈利的右手握住,声音很轻,“I'm here,Harry,nothing can hurt you.Don't be afraid, I will take you out of the darkness……”

大概过了几个小时,哈利慢慢地平静下来了,看着眼前这个一直都在安抚自己,帮自己维持理智的人,温柔地笑了。

“Thank you, Draco.”哈利微微一笑,回握住德拉科的手。

德拉科看他好多了,挑了挑眉,起身就要离开。然后就被哈利扯住了袖子。

“别走……好吗?”哈利用一种无辜而有些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德拉科,一副柔弱无辜小可怜的样子,看得德拉科不禁想要翻白眼又无法反驳,附身把哈利往床里抱了一点,在哈利身边躺下。

哈利像是奸计得逞了一般狡猾地笑了,往身边的德拉科缩了缩,德拉科一脸无奈地心领神会侧身小心地把哈利抱在怀里。

某哈此刻笑得就像一个成功地偷吃了糖果的小孩。

德拉科很没形象地翻个白眼。

天知道为什么他马尔福对一个波特越来越没辙了?!

德拉科小心地搂住哈利,安心地进入梦乡。

此后,德拉科每一夜都陪在哈利的身边,但两个人的心却单方面的越来越远。


7月15日,罗纳德.韦斯莱出任傲罗司司长。

7月16日,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司长克莱尔.史密斯幻影移形去魔法部上班时不幸分体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

7月17日,赫敏.格兰杰出任法律执行司司长。

7月18日,迪安、西莫因任务重伤死亡。

……

7月25日,吉妮维娅.韦斯莱因被食死徒包围惨死,同天韦斯莱双胞胎因为与金妮交接任务而同样遭到围攻,重伤回到总部,仍旧死亡。

7月26日。

“哈利.波特!你他妈还是不是人!?”罗恩怒气冲冲地闯进了大厅,此刻大厅里除了哈利与斯内普貌似正在商讨事情之后再无他人。

因为这里的人几乎都死光了。

哈利抬眼看了一眼罗恩,邪笑道“那么,我亲爱的罗恩,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罗恩脸色惨白:“哈利.波特你这个冷血无情的怪物!他们都是为了你死的!而你却无动于衷!!你这个没有心的混蛋,你比伏地魔还要残忍!!”

哈利面色一沉,笑容不改,反而更加灿烂。哈利缓步走到罗恩面色,直视着罗恩棕色的眼睛:“你他妈说的对极了,罗恩。”

“但是你当时又在干什么呢?”

罗恩顿时就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力气一般。

都是他的错,是他还不够强大……

哈利转身向王座走去,感觉到了刚刚进来不明所以的德拉科,轻声说:“德拉科,带韦斯莱先生下去休息吧。”

“我累了……”哈利转过头来,清冷的面庞上勾起一抹悲哀的笑容。

德拉科一边带着罗恩告退,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哈利.波特是否还值得追随。

他没有发现,自己行的礼,是那种右手扣着心口,以表忠诚的最高礼数。

评论

热度(15)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