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19火海与花田

7月27日上午9:30,鲁弗斯.斯克林杰与卢修斯.马尔福合作运营商业,签订合同,双方微笑握手。

7月27日下午18:00,卢修斯.马尔福方放出证明鲁弗斯.斯克林杰给他的为欺诈合同无误,震惊各界。

7月28日,鲁弗斯.斯克林杰畏罪自杀,卢修斯.马尔福上位魔法部部长,严厉整顿魔法部各部作风,铁腕手段虽然有人不服但却也无话可说。

7月29日。

“西弗勒斯,你那边,准备好了吗?”哈利安静地躺着,脸色苍白如纸。

斯内普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你真的决定了?”

哈利无力地笑了:“我想干干净净地离开。”

斯内普见过了多少男男女女的生生死死,一向果断狠绝的他此刻中午还是犹豫了。

“值得吗。”斯内普忽然直视着哈利死寂的眼睛,“你完全可以告诉他一切,你根本就没有必要这样做!”

哈利看向斯内普,此刻斯内普深邃无光的眼睛里竟然全是他从没见过的愤怒、担心与不忍。

“喜欢一个人的话,会伤心很久吧。”哈利笑得无所谓,就像是灿烂的阳光一般,“但是……恨一个人的话,很快就会忘了不是吗?”

斯内普别过头去,牙关紧咬,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后,声音冷硬:“如果你坚持的话,我无话可说,后果你很清楚,我希望等到我回来的时候,你们俩谁也没少!”说罢,斯内普在哈利的床头柜上重重地跺下几瓶清亮透明的药剂,转身大步离开,黑色的背影此刻看上去是那么无力。

7月29日晚,西弗勒斯.斯内普被暗杀。

“哈利.波特!”德拉科愤怒地找到了正在阳台上看夜景的哈利,“你是不是疯了!!”

哈利没答话,安静地看着星空,晚间的风吹动他略显宽大的衣服,他又瘦了不少。

“哈利.波特!你他妈聋了还是瞎了!你听见我说话了吗?!你利用谁不好你利用我父亲?你动谁不好杀谁不好,你杀了斯内普教授!!”德拉科一步冲上前去,提起哈利的衣领,灰蓝色的眼睛里全是愤怒与被背叛的不甘。

哈利笑得很淡然:“时候到了……”

德拉科狠狠地给他了一耳光,随后拔出魔杖直直地指着哈利。

哈利忽然大笑起来,虚弱的身体有些吃不消,看得德拉科有些愣住了。

真是疯子。

“德拉科,最后一天。”哈利毫无征兆地停下。

德拉科灰蓝色的眸子里的光冰冷而尖锐:“波特,我什么时候允许你称呼我的教名了?”

哈利挑了挑眉,毫不在意的样子:“那么马尔福,起码等到明天吧,城堡后面的林子里,一直走,我在哪里等你。”

德拉科不置可否,转身离开。

“让我,慢慢地死在你手里吧……”声音很轻,带着了然与解脱的豁达,德拉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顿了顿脚步,接着大步走了出去。

哈利忽然笑了,笑得直到眼泪流下来。

他取来了纸笔,郑重地落下一笔一划。

哈利的身边,有一朵小小的荼蘼,代表——

末路的美。

哈利打了个响指:“克利切。”

次日,德拉科向着林子里走去,魔杖紧紧地握在手中,却在林子豁然开朗的一瞬间愣住了。

好大一片花田。

哈利安静地坐在花田里,身边是一大从迷迭香。

德拉科来到哈利身后,面容冷峻,就这么站着,也不说话。

“我昨天去了一趟禁林。”哈利挥挥手,德拉科面前的花乖巧地让了一片地方出来。

德拉科挑挑眉,还是坐下。

哈利也只是勾了勾嘴角,手中是清亮的白水一样的东西,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

哈利很喜欢明媚的东西,可以尽情地享受阳光雨露,他小时候一直都接触不到,现在可以了,他却不敢了。

恐怕自己会脏了那些明媚的花儿吧。

哈利挺喜欢迷迭香,或者说是喜欢它的意义。

纪念。回忆不想忘记的过去。

哈利淡淡地笑了,看来自己真的是快要老啦,这么喜欢回忆。

德拉科面前的花朵安静地轻轻摇动,慢慢地平静了他焦躁愤怒而痛苦的心。

德拉科认得,那是迷迭香。

可笑至极。

“哈利.波特,我没那个闲心陪你演下去了,现在,做好去见梅林的准备吧!”德拉科站起身来,魔杖朝着天空发出了一道刺目的红光。

接着周围出现了一大帮死忠于斯克林杰的前魔法部官员和一些小家族成员。

哈利的眼神陡然一变,震惊,不可置信,痛苦,疯狂在他眼里接替出现。

“马尔福先生,看来您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哈利的声音轻柔而危险。
德拉科根本没听见他说的话,他的目光已经全部被一个人吸引去了。

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

德拉科看着她的眼神焦急而不解,阿斯托利亚的神色之间则全是坚定与支持。

哈利眯起眼睛,讽刺一般。

很好。好一对情深似海的璧人。

“哈利.波特!”为首的一人居然举起了魔杖,“束手就擒!我们会因为你的顺从而考虑让你死得痛快一点!你在魔法部的那位赫敏.格兰杰小姐已经在今天凌晨被我们暗杀!乖乖地听话吧!”

“你们为什么要杀了赫敏?!不是说好了要保护好我的亲人我才会帮你们的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先于他开口,竟是罗恩。

“意料之外啊,罗恩。”哈利没等他们回答,打了个响指,出了阿斯托利亚,所有人凭空消失在原地。

德拉科终于回过神来:“你干了什么?!”

哈利双眼微眯:“清理一些人而已。你很在意这个人?”他看着阿斯托利亚,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她是我的未婚妻。”德拉科忽然有些心虚,打量着听到这句话后沉默的哈利,再看了看阿斯托利亚,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此刻已经吓得浑身颤抖,浑身都是伤但也没逃跑。

“基于你的背叛,德拉科.马尔福,你会付出代价。”哈利嘶嘶地说着,德拉科面前出现两个画面,一幅是卢修斯正在办公,一幅是纳西莎正在家里看书喝咖啡。

“不要!!”德拉科像是预感到了什么,哈利舒展的手一瞬间握紧,青筋暴起,画面上的两个人慢慢地倒了下去。

德拉科身上的血脉提醒着他,他成为了族长。

“哈利.波特你这个混蛋!”德拉科双眼通红,一道一道的恶咒打过去。

哈利根本就懒得挡:“我还有更混蛋的呢,亲爱的马尔福先生。”

不远处的阿斯托利亚惨叫一声,整个人灰飞烟灭。

“妮娅!!”德拉科忽然有些颤抖,都是因为他吗?

哈利面无表情:“如果倒下去的是我,你会怎样?”

德拉科又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我当然会庆祝上三天三夜!!波特,你毁了我的一生还毁了我的家庭,我恨你……我恨你一辈子!!”说着,德拉科上前狠狠地扇了哈利一耳光,在用尽全力给了哈利一脚,接着抽出了魔杖。

“很好,”哈利面前多出两个装满水的杯子漂浮着,“我们来做个了断吧。这两杯里一杯剧毒一杯无害,无论如何我们都能满意。”

德拉科取下一个喝了一大口,接着痛苦地跪倒在地,捂住了自己最痛的地方——右手小臂。

“真不幸。”哈利摇了摇头,在德拉科带着刻骨的恨意的眼光中把剩下的水全部喝了下去,包括德拉科没有喝完的。

“真可惜,这两个杯子里的东西是一样的呢。”哈利讽刺一般的笑了,“还记得吗马尔福先生,关于净化药剂?”

德拉科的眼神变了,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我只想……”哈利的语气陡然落寞,“我只想要一个家……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可悲啊!”哈利的眼里闪过一丝扭曲的疯狂。

哈利突然喷出一大口鲜血,翠绿色的眼睛直直地看向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

“可惜了,我这个卑微的愿望注定是没有谁会让它变成事实的。”哈利双眼死死地看着德拉科震惊的双眼,“所以德拉科,记住你恨我,记住,你要恨我一辈子,听到了吗?我要你记得我,哪怕是恨,也足矣……”


哈利眼里的悲恸、疯狂、绝望与异样的满足深深地刻在了德拉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像是捅破了最后一层膜,而他不知道。

周围的花田变成了一片火海,哈利扭曲的大笑越来越飘渺,德拉科突然发现眼前的人慢慢地变淡了,最后消失的是他翡色的眼眸,一直一直注视着他的眼眸。

德拉科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德拉科?”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响起,周围的炽热慢慢褪去。

德拉科在看到她的时候瞳孔骤然一缩:“妮娅?!阿斯托利亚?!”

阿斯托利亚神色奇怪地看着德拉科。刚才哈利一开口,他们的周围就蒙上了一片浓浓的迷雾,现在雾散开了,同伴不见了,哈利却也不见了,只剩一滩血和德拉科跪在地上神情绝望。

这是……幻境?!

德拉科丝毫不在意自己目前的形象,也不在意把一个女孩独自留在这里是不是一个绅士应该做的,他只是立刻幻影移形到了城堡,推开大门的那一刻,他只想给自己来一个阿瓦达索命咒。

那这个前些日子“死去的人”,都在这里。纳威、卢娜、西莫、迪安、潘西、布雷斯……还是斯内普,卢修斯和纳西莎。

“你们……”德拉科惊怒交加,眼神少有的空洞。

卢修斯和斯内普对视了一眼,卢修斯最终无奈地开口:“德拉科……这些,都是哈利,故意的。”

德拉科只觉得自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一瞬间失去了一切都外界的感知。

斯内普摇了摇头:“看样子,德拉科估计是干了一些他会后悔一辈子的事情。比如,他真正的当了间谍?”斯内普加重了“真正的”。

卢修斯有些诧异:“他会……背叛哈利?!”

“谁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德拉科声音很轻,他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

评论

热度(18)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