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中二爱(赤司BG/治愈向)by 迹部夏

〖06〗
From 优子
对不起啊七里!报社里好多事要忙因为后天就要出版了,部长说等有空再去调查所以你先回家吧!真的对不起啊T^T
安七里看完短信默默在心里松了口气,却隐隐有些惴惴不安。毕竟现在不去不代表之后不去,正所谓“早死早超生”,这样吊人胃口一样的拖延只会让人更加担心。她叹口气在输入框里打上“我知道了没事”几个字,摁下发送键就把手机扔进书包。
教室里空无一人,放学已经是四十多分钟前的事了。安七里起身收拾课桌上散乱的作业,她原先以为今天真的要去探鬼,所以做作业也是匆匆忙忙,现在看来反而是件好事,因为晚上她可以早点爬到床上去。
要知道,春困是真的很困……

安七里背着书包走到门口,关上灯锁好门转身,还没开灯的走廊沉浸在暮色四合中,夜色沉淀在天幕里,朦胧的昏暗搭配上寂静的听觉,总让人忍不住心里发毛。她下意识加快步伐走下楼,偶尔会看见几个社团的灯还亮着,里面传来的谈笑声让她稍微安心了一点,就快要走出校门的时候,她看见了赤司。
对方似乎刚结束训练,单肩背着书包步伐不快不慢地朝校门走来。凭借良好的夜视力,安七里能准确地捕捉到他由远及近的身影,在教学楼的灯光照得到与照不到的地方来回穿梭,一双异色瞳却亮如星辰,好似穿行于光影之间的帝王——视觉效果在这一刻给人带来错觉,他好像是这样的,又好像是那样的,但究竟是怎样的,安七里说不出。
而赤司的目光,远远便与她交汇。
“……那个,”安七里侧身站在原地,“优子她有事去不了,所以今天就先不去了。”
赤发少年走出教学楼遮掩下的最后一片阴影,在距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因为方才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此刻他的呼吸略显急促,模糊光线里能发觉他的脸色泛红。他抬眸瞅着女孩朴素的面容,不咸不淡地开口:“我说的是随便,不是一定去。”
“……这样啊。”安七里微低着头笑了笑,他的意思大概就是自己不用特别向他说明这些。对这样的答复她虽然有些讶异但也不至于往心里去。想想也应该知道,赤司从不做无聊的事情,中午没有直接拒绝已经是很留面子了。

“……你的训练结束了?”
“嗯。”
“你要回家了?”
“嗯。”
“……”
安七里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赤司扶了扶书包的肩带,垂下视线径直越过她:“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擦肩而过的时候能闻到对方衣服上洗涤剂的香味,安七里“嗯”了一声抬脚想跟上他,冷不防这时有零星的琴音传来,清脆却又生疏。她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这样断断续续的古怪琴音绝不会出自音乐社的专业人士之手,那么就只能是……那!栋!楼!

现在还不是深夜,学校的人还没有走光,而鬼却如此明目张胆!安七里不知从哪寻来的勇气,拔腿就往掩藏在漆黑中的地方冲!说不清此刻胸腔里的撞击是因为害怕还是兴奋,她只知道这是个好机会!既然鬼敢这么早出来,那么趁着现在学校还有人,就绝对可以逮到它!她想着竟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耳边是气流划过的摩擦声,当大楼在视野里呈现雏形的时候,她终于停下来,改用走的方式靠近。手伸进书包摸索出手机,安七里给远山优子发短信告诉她自己去楼里探险让她忙完事情过来支援。

把手机放进口袋,安七里深呼吸一口,被灌木丛包围的建筑物散发出阴森的气息,钢琴的曲调不知不觉流畅起来,压抑却又夹杂着一点……说不出的复杂,好像是什么东西在释放,却不敢放得太开。
这真的是有鬼在弹钢琴吗?
玉盘一样的明月从凝固了的云雾里探出脑袋,稀疏的星宿逗留在天际,皎洁的月光蛰伏在灌木丛中。大楼的一侧开始泛白,安七里心里有点发毛,走前几步望着如泼了墨般的楼梯,脑海里浮现出《咒怨》里的女鬼浑身缠绕塑料袋爬下楼梯的场景——胸腔内的跳动陡然加快难以控制,连呼吸都带着某种急切。她知道只要现在上去一切都会真相大白,她知道的,可是人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大多数总是糅杂有很多恐惧,就像小孩子明明怕狗却又总是站在不远处盯着它的一举一动,因为恐惧远远胜于好奇,所以他看不见狗的可爱——而像现在,如果不想办法压制这样的恐惧,就得不到真相。
安里伸出手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腕,感官传来清晰的挤压痛楚。她抬起小腿想踩上第一级的台阶,身后却有人轻轻一扯,她想都没想直接一拳往后呼过去,结果被准确控制在另一个人的手中。
“你太激动了吧。”赤司擒住她的右腕,微倾斜着头,面上的表情纹丝不动。安七里愣了愣才意识到自己想多了,对方微凉的体温让她不太适应,果断抽回手问:“你不是回去了吗?”
男生随意地应了一声,移开视线扫视四周:“不过我又突然感兴趣了。”
本该空无一人的老教学楼,竟然传出钢琴声,这确实是足够吓人的事情,但对于赤司来说,这不是最吸引他的地方—— 《肖邦B小调圆舞曲Op69 No.2》,耳边的琴声,与这首曲子的旋律如出一辙。
他七岁开始学钢琴,一年以后,这首肖邦的曲子就烂熟于心,只因有一个总是展露温柔笑颜的人十分钟爱,所以他也愿意让她开心。但是小学五年级之后,他弹琴唯独不弹这首。
时隔三年多再次听见被刻意遗忘的曲调,赤司的神情淡然,似乎没有丝毫触动。
是啊,他只不过是突然很想知道,弹琴的人是谁,又或者是哪个鬼。

仅此而已。



“你也听到了?是不是很诡异!”安七里瞪大眼睛往赤司身边凑了凑,“你说鬼是不是就在上面?”赤司的目光毫无波澜地掠过她,他兀自走上楼梯,几步之后又停下来侧头:“你怕吗?”
安七里略显讶异地挑眉:“怕啊……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怕的话你就不要上去了,我去。”
这时安七里二话不说突然冲上来,赤司闻到她跑过自己身边时残留在空气里的发香,默不作声地继续上楼,他在女生一口气准备大踏步跨上三楼时隔着一上一下的位置抓住她的衣袖:“动静那么大,会把他吓跑的。”
安七里愣了几秒才理解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放弃了心里想发疯一样一口气直接爬到四楼一探究竟的想法,她方才觉得用语言表达自己“没问题”对赤司并不实用,倒不如用行动来证明,只是太想表现往往会让情况变得糟糕,还好在那之前他及时拉住了她。
接下来便是两个人并肩同行。
>>>
闹鬼地点舞蹈室就在四楼走廊的尽头。
安七里自觉地躲在赤司身后:“那啥,我垫后。”闻言,赤司忍不住嘴角上扬,“闹鬼的不是那里吗?垫什么后。”他说着朝里头走去,这时曲子已经迈向高潮,如流水般倾泻而下又一步步蜿蜒向上——一如赤司记忆里的声音,只是另外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演奏者,远没有他自己弹得好听。
会是鬼吗。
赤司站定在舞蹈室透明的窗前,他毫不犹豫地往里投入视线,却见安七里没有丝毫犹豫地趴在了窗边——
不小心遗漏室内的洁白光辉点亮了漆黑的一角,有布满灰尘的平面镜安静地靠在墙上,一架电子琴,一个盘腿而坐的男人——准确地说是侧脸有点凶恶的男生。光芒下他的十指在黑白琴键上快速移动,落在安七里眼里换来她满满地惊叹,而赤司却看得出他的指法生硬不流畅,有几处停顿虽然掩饰得很快却依旧影响了听觉,不难猜出他弹肖邦的曲子还处在适应期。
——对,弹琴的不是鬼,是人。
安七里睁大眼睛牢牢盯着里面的男生,事先臆想的白衣女鬼、面目狰狞的恶鬼被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的绿眸盛满了这一刻在月光下闭眸苦练的人,她看得见对方黝黑的肤色,却没有把长相与意境相连。
该怎么去形容?这诞生在月光下的动听。

她接触最多的是流行音乐或者吉他独奏,对钢琴鲜少去听。她没有赤司那样可以称之为专业的水准,所以没有任何束缚,只要听起来觉得好听,她就觉得完美。
“好听啊。”她禁不住喃喃,里面的人却在下一刻睁开眼神色惊慌地瞥过来!她怔怔地与男生对视,琴声的戛然而止让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却见昏暗的室内被白炽灯的苍白光线填满。
赤司不知什么时候进了里面,他开灯,坐在地上的男生又把惊慌里帮着惧怕的眼神挪到了他身上。他突然皱起眉头,因为他发现坐在地上的人十几分钟前正跟他一起在训练场负荷着训练——
弹琴的人是安田斋一。
“你们怎么在这里!!”
生有一张粗犷面孔的男生跳起来恼羞成怒地大吼,他没去看外面的人而是满脸通红的瞪着赤司,“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是来看我笑话的吗!!我就知道!!你们要笑就笑啊!去笑啊!……“

“我为什么要笑。”赤司皱着眉不耐地出声打断他,“你擅自在这里弹琴,已经给学校里的不少人造成恐慌了你知道吗?”异色眸瞥了向走到门口的女孩,继续说,“学校已经有人要来调查了,我跟她只不过是来早了一点而已。”

“唔!”安田斋一被他噎住,涨红着脸四处张望,内心的某一处有种瞬间被狠狠击碎的感觉——他唯一的秘密被人发现了!他暴露了!
被深深的挫败感包围,安田斋一心一沉把地上的电子琴塞进蜷缩在角落里的布袋,他低着头什么也不打算说就想逃也似地离去,殊不知与赤司擦肩而过时对方不冷不热地丢过来一句:“你有几处地方没把握好,转折的时候应该稍微放慢速度。”
安田斋一的脚步一顿,他眨眨眼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然后瞬间跑了出去——安七里有种被风化了的感觉。
“赤司,你认识那个人。?”
“嗯,是篮球部的。”
“诶?”安七里看着赤司把灯关上把门锁好,“看不出来他居然喜欢弹琴……明明一眼就觉得他是那种头脑简单的人……”
“他确实像你说的那样,”赤司转过身来看着她说,“所以他弹琴不太灵活。”“那他为什么还要特地跑来这里来?”“我不知道。”赤司慢慢往回走,他清楚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如果不肯说,就没人会知道,安田斋一没有第一时间解释,那么这一定是他的秘密。

一个关于弹钢琴的秘密。

楼下传来了远山优子的呼喊,安七里把头探出锈迹斑斑的栏杆,冲下面挥了挥手便要跑下楼去。
“安七里,”赤司在她身后突然开口,“刚刚的事情,除了你我,不要告诉别人。”
“诶?“安七里不解。
“不要说。”赤司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双眸如一湖潭水,平静的表面透着一股无形的压迫——安七里意识到,是他不准她说。
大概是……想给自己部员保守秘密吧?
安七里没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她知道赤司喜欢篮球,也重视在一起打球的队友——在帝光时是这样,在洛山也不会改变。
她抿了抿唇顺从那股威压,点点头道:“我保证不说。“
赤司应了一声,眉眼间似是有种满意。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