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中二爱(赤司BG/治愈向)by 迹部夏

〖05〗
洛山高中的升学率年年都是京都第一,遍布校区的樱花也是年年春天出了名的美景。


时值四月,春风吹拂,树枝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粉红的花苞,落在眼中如同挂满了一树的宝石。时间慢慢给予它们绽放的勇气,一片片花瓣渐次打开,不知不觉间整个学校都沉浸在一片粉红色的浪漫中,穿梭其间,似乎还能闻到一股甜蜜的气息。


也许日本人骨子里就对樱花抱有某种特殊的情感,所以每逢春天他们的心情都会比以往轻松一些,脾气会好一点,好事也会多做一点,比如老师会少布置一点作业,学生会更听话一点……当然,这些都只是安七里近期上课的观察,不能以一概全。


时间跳跃了一个多月,同班同学开始互相熟悉,安七里跟远山优子也发展到整天出双入对的地步,但有时候她还是会想念远东京的惠利香,倒不是因为远山优子不好,只是有些亲切感不是换个人就能随便复制。

安七里撑着下巴,视线久久停留在窗外的粉色中,握着笔杆的手下意识动了动,她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盯着课桌上摊开的“社团意愿书”转了几下笔杆,她头疼地发现自己纠结了这么久还是拿不定主意到底要报哪个社,偏偏班导还说今天放学前每个人都必须交上来!

忍不住叹口气趴在桌上,安七里半闭着眼,想着自己除了会弹点吉他根本就没什么可以称为特长的东西,好笑的是她的吉他到现在都还躺在别人家里拿不回来,更要命的是她现在觉得拿不拿回来都无所谓……这样子进音乐社肯定不合群,因为她觉得自己其实并不喜欢音乐。

后脑突然被人轻拍了一下,她还没回头就听见了女孩的声音:“班上的人都走光了你怎么还在这?”
抬头,远山优子已经在前面落坐。
“我不知道报什么社团……”安七里哭丧着脸说。

“居然是为了这种东西……随便写写就好啦!”远山优子白了她一眼,拿过她手里的笔把桌上的白纸翻转一百八十度,刷刷刷在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上“文学社”,然后再翻转过去:“就这个社吧,平时也就看看书而已,活动不多,满意不?”

安七里一看惊讶地开口:“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个社?”“是你自己没仔细看选项吧!”远山优子拿笔戳了戳她的脑门,“你好像总是不在状态啊!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又知道?”这次轮到安七里白她一眼了。远山优子“呵呵呵”地假笑了几声把笔搁一边,望着对面在选项里搜寻“文学社”的女生,她又思索起方才从校报编辑部回来时部长拜托给她的事情,眉头一阵紧锁。

“NE,七里……”远山优子看着沐浴在泛白日光里的安七里,对方的五官还没有完全长开,却也能从中窥见几丝清秀,“我从校报部那里回来的时候,部长拜托了我一件事……”

“嗯?啥事?”安七里的绿眸终于迎上了远山优子略带无措的眼神。“部长说,要我去最后面那栋空的教学楼里面的舞蹈室……”远山优子不知为何声音在这时有点发抖,“部长要我在那里装一个小摄像头……”
“哈?装摄像头干嘛?有鬼?”此话一出,安七里禁不住睁大眼,因为她看见对面的人表情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没错。”“……怎么可能……为什么你那个部长不自己去?”
“没办法,她晚上要做这个月的校报,而且她又是高三……其他前辈也有事要做,就只能我这个新来的干了……”远山优子无奈地扁扁嘴,下一秒又换上一副无比诚恳的表情:“七里,能不能陪我一起!?”

安七里眨眨眼:”等一下!她怎么知道那里有鬼!?”“学校里好多人都在传那里有鬼!而且部长说她自己前几天晚上在学校写稿子的时候有听见从那里传来钢琴声!!特别诡异!!”远山说着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我听说,那个舞蹈室很久以前好像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而且有个女生在里面上、吊、了!”她用手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安七里下意识吞了吞口水还是不太相信地问道:“部长又知道钢琴声是从那里传来的?指不定是音乐社的人在练琴啊……”

“不会错的……因为如果没有什么文艺活动,音乐社是不允许社员待到晚上的……而且还有人还在晚上拍过照!里面看得见一点很诡异的影子啊!!部长偏偏想在毕业以前调查清楚这件事……唉……”远山优子叹口气,对这种流传以久的校园怪谈她以前一直持不相信的态度,但是当亲眼看见那张照片以后,她不信也得信了——照片上有模糊的影子趴在窗上,因为拍摄时的闪光灯和角度不理想,影子只露出了零星的一点点,但还是能看清楚,据说当时拍照的男生一拍完就给吓跑了!她想起之前有几次经过那栋楼,就算是在白天她也有听见里面一些奇怪的声音,她当时没放在心上,如今一想起来心里就各种恶寒!甩甩头打住脑袋里回忆,远山优子双手合十郑重地开口:“放学等我忙完一起去吧!拜托了!”
另一边的安七里也是被吓得不轻,虽然她看过不少恐怖片,但每一部她都是关了声音开着灯再遮着眼才勉强看完的!心理素质什么的根本没有啊!而且堂堂的洛山高校也闹鬼,她来之前怎么都没听人说过!难不成把自己逼过来的赤司也不知道这回事?安七里一面在心里各种乱想一面无比纠结地盯着远山,她承认自己是真的很怕鬼很胆小,可要就这样拒绝让远野一个人去冒险的话她也绝对放心不下……踌躇了老半天,她干脆一咬牙伸手握住远山优子的合拢的双手,摆出一副“我陪你去送死”的表情说:“好,我陪你去!”

“啊啊啊啊!七里谢谢你!!”远山优子猛地起身给她一个熊抱,她抿住唇承受受着女生的蛮力和耳边不断重复的谢谢,心里却悲观地想起了在海常念书的惠利香——

NE,惠利香,我要是今晚回不了家,你别怪我不跟你视频聊天啊……
>>>
离午休结束还有二十分钟。
赤司收回手任由衣袖下滑掩盖腕上的手表,面前是密密麻麻交叉在一起的铁网,远处的浮云被切割成无数碎片呈现在铁丝间的缝隙里,在视觉的调整下它们会被拼凑起来完整地出现在视野,而铁网却无法消除。
可以用支离破碎来形容的景象自然不会在是赤司想要看的,他会上来这里只是想找个地方休息。教室里总是很吵,也总是有一大堆人围在他身边讲个不停,四周投来的视线他一一都能感受到,里面暗藏的一些恶意他尤其能察觉到,但他从不害怕。因为他知道,那些人会嫉妒,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太弱了。在赤司看来,嫉妒只适合那些弱小又确实毫无能力的人,真正的强者从不把时间浪费在这样一个无聊的情绪上,也不屑于花时间去承受他们的情绪。赤司习惯于这样,强大是他的精神支柱,靠着那份绝对的强势,他可以面无表情的独来独往,却让认识他的人遍布全校。
赤司微眯着眼慢慢瞥向地面,视力良好的他不担心有什么是看不清的,所以当安七里独自一人鬼鬼祟祟地走出一楼,并一路东张西望地往里面的教学楼走去时,赤司便饶有兴趣地站在原地观看起来。本以为她这样的奇怪的举动一定会有第二个人一起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一直是一个人!很快,她走到了那栋闲置下来的教学楼楼下,抬头张望了一会儿也没有抬脚进去,赤司不禁好奇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莫非是那栋楼里面,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同一时刻的安七里自然是不知道有人在盯着自己,她的注意力通通集中在了面前这幢诡异楼房,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都让她禁不住联想起远野嘴里说的鬼!她现在来这里只是为了看看熟悉熟悉,如果不是因为远山,她恐怕要很久才会注意到这栋楼。

面前的大楼很安静,只有风吹过的声音,安七里保持屏气凝神的状态好一会儿,想听听里面有没有像远野说的那样有奇怪的声音传出来,结果等了几分钟的奇怪声音没等来,倒是等来了另外一个熟悉磁性嗓音的:“你在干什么。”
安七里被这突兀的声音吓了一跳,侧过头,赤司正抱胸站在不远处好整以暇地望着她:“这里藏着什么吗?你要那么小心翼翼。”
“赤司……”
顾不得去问对方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厉害一点的人站在面前,她不自觉地就生出一种安全感,下意识想靠到那人身边:“赤司,他们说这里有鬼……”
“赤司,我下午放学要陪优子来这里……”
“赤司,我真的怕!!”

最后一句话说完安七里差点就要扑上去抱住赤司的胳膊了!当然她不敢,只是有那么一瞬间想做而已,毕竟以前遇到害怕的东西她都是喜欢抱着别人的胳膊来寻求安全感。不过面前的人是赤司,她不敢碰,但光是站在这个人身边,安全感也是十足的啊
“鬼?怎么可能。”赤司看了她一眼,表情有些嗤之以鼻,他不信神,更不信鬼。
“你别不信啊,唉。”
“……那你说说为什么这里闹鬼?”赤司挑眉。

于是安七里把远山的描述转述给他,出乎意料的是,他笑了,不是觉得可笑而笑,而是觉得有趣:“捉鬼是么?有意思。”
“那赤司你要不要一起??”安七里有些期待地看着面露笑意少年。
“随便。”

赤司抬头仰望略显破旧的楼房,脱口而出的近似答应了的话其实本不应该被他说出来,他知道今天父亲要出国处理一些工作所以不在家,他知道回到家还有专门的老师督促他拉两个小时的小提琴,他知道作业很多,他也知道他必须要考年级第一。
可他其实并不喜欢知道那么多,也并不急着回家。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