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14生活与童话

哈利睡着了的样子,真的很安静,就像个人偶一样,任你摆弄。

德拉科今天大早上的被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给叫醒了。

布雷斯.扎比尼。

据他说他是毕业之前就在这里了,他相当于一个外交官的身份并且是收到了命令来让德拉科在以后有空的时候来帮着他处理媒体的。同时布雷斯告诉德拉科,目前卢修斯也在帮着哈利做事,原因不明,而且魔法部的人里通过卢修斯已经有几个倒向了哈利这边。

德拉科有些不明白,父亲如果做了什么事瞒着他的话,要么是现在不方便告诉他,以他的身份不适合知道;要么就是父亲希望,他不要来淌这趟浑水,最好是和自己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为什么不让自己来淌这趟浑水呢?

德拉科没有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考虑第一种可能。

或许是下意识的吧。

但是吧亲爱的德拉科,很多事情,你都需要考虑清楚了周全了再下定论,因为有很多事情它一旦失去了,就无法挽回了。

信任是个很重要的东西,对吧?没有信任又谈什么其它呢?或许吧,你现在已经成熟了不少,但你还不够,对吗?

德拉科看着眼前昏迷不醒的哈利,手伸向了兜里的魔杖。

现在是个下手的好机会,哈利本人此刻深度昏迷,毫无意识,这里也没有其他人,而他,在结束之后可以对其他人说是哈利受伤过重死亡。

他掏出了魔杖,封锁了这里,然后对准了哈利。

就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咒语,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就醒不过来了,动手吧……

「小子,你最好收敛一点。」莉莉斯的声音忽然又从脑海中跳了出来。

「马尔福家族不可以受到任何威胁!」德拉科稳了稳心神。

「他救了你,救了整个马尔福家族。」德拉科不知道这是谁,但他……说的很有理。

「谁知道他会不会是另一个黑魔王?」他再次紧紧地握了握魔杖,双手微微发抖。

「你知道他为什么选择倒在你面前吗?」那个声音沉默片刻,沉声问道。

德拉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哈利信任你。非常信任。」

「无论未来怎样,至少他现在不是。」

「如何选择,一切在你,无悔就好。」

德拉科放下了魔杖。

下午的时候,德拉科伏在哈利床边打个盹,昨天凌晨睡的,大早上又被吵醒,现在趁着哈利还没醒,他得补个觉。

好像是有人凑近了在看着自己,有些冰凉的气息喷在自己的耳畔,真的很不舒服。

“谁啊又打扰我睡觉!!”德拉科有点儿火了,眼睛都还没睁开,就愤怒地狠狠给了那人一拳,毫无形象可言地大吼一声,睁开眼睛,然后只想给自己一巴掌……

他貌似忘了这是在哈利的房间……

他看着眼前这个因为他毫无保留的一拳而痛苦地倒在床上,伤口又渗了些血却一点儿声音都没发出,甚至连表情都很少的人,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把他给打傻了。

“对不起。”哈利不敢看他,想要起身却痛得起不来,声音很小的让他彻底震惊的和他道歉。

这一次德拉科有充分理由怀疑他傻了。

是不是自己打成这样的?不知道。

德拉科起身,看着他又在流血的伤口,有些头痛,解开绷带给他重新处理,却在处理完之后哈利一个震惊的目光中彻底不自然了。

先是想要杀了哈利,然后又给了他一拳,还被他不明不白道个歉?该道歉的明明是他啊!!

“你是谁?”哈利的声音很轻很小,好像是……有些害怕?

哦对了,这傻子现在是真的傻了。

“德拉科.马尔福,我们……是朋友。”德拉科斜着眼睛看了哈利一眼,哈利立刻不说话了,乖乖地躺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窗外。

“……你就这么信了?”德拉科有点怀疑眼前这个救世主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哈利的语气平平淡淡:“你和弗农姨父、佩妮姨妈……很像,大概你不会喜欢提问题,而我觉得你可以信任。”

“我好像忘了很多事情……”哈利的眼睛忽然变得很空,再没说一句话。

事实证明,会说话的此不会说话的好伺候多了。

“呼……真该死的烦,”德拉科满脸的不耐,看着远处坐在城堡后的湖边的黑发少年,那目光就好像要把他吃了,但看着他消瘦的背影,却只是让德拉科心里更加不爽。

没有任何理由,就是不爽。

“马尔福,你有点儿耐心好不好,”赫敏的话语中有些责怪与不满的意味,“哈利精神失常的时候问题大一点挺正常的,就凭他那个童年经历,他现在没有出问题,而是长成了一个正常人,我都要感谢梅林了。”

“童年?”德拉科双眼微眯,说起来,他还从来都不知道哈利曾经经历过些什么呢?

赫敏捅了捅罗恩:“你还记不记得你和哈利在二年级开学前的那个暑假的事情?”

罗恩立刻狂点头:“记得记得,我记得可清楚了,不得不说我真的是太震撼了!他们竟然这样对他!他的姨父姨母把他关在一个特别小的屋子里,比我家的卧室都还要小,还在窗户上装了铁栏杆,门上上了好几把锁,下面有开一个洞,据哈利讲那是他们给他吃的的地方……嗯,哈利本人好像并不是很愿意讲这些。”

“你们还记不记得哈利刚入学时的样子?11岁的男孩子看上去就像只有八九岁一样!衣服也穿的是严重不合身的,大的要死,旧得不行的,这样显得他特别瘦!当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和我的出身差不多,我压根儿就没想到他会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哈利.波特!!”

“后来有一次我们在寝室里,他换衣服的时候我注意到哈利身上有好多来历不明的伤痕!当时我真的被吓了一跳,看上去那像是被抽打、踢打造成的。当时我什么都没说,当没看见,因为哈利自尊心很强。”

“唉,哈利的成长史啊,说出来都是泪……”

罗恩的话还在继续,德拉科仔细地听着,算是明白了很多他们当年闹下的误会。

现在想想,他当时和哈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有多么的像他那个混账表哥?!

难怪被拒绝了!真的是自己活该的说……

他从来没有想过大名鼎鼎的救世主,过的竟然是这样寄人篱下,如同家养小精灵一般的生活。

他是谁?德拉科.马尔福,下一任马尔福家族族长,从小过的就是养尊处优的生活,衣食住行全都不用自己操心,只要他想要,马上他就能拥有。

就像是童话中的王子一般。

现在他意识到了,为什么哈利.波特认识到的第一个小巫师是他,他们却没有做成朋友的原因。

只要放下自己的架子,就会有朋友的。就好比说现在她身边的这两位,一个是他曾经最瞧不起的泥巴种,一个是他曾经最恶心的,看不起的纯血背叛者。
他因为自己的高傲,而忽略了赫敏.格兰杰的智慧,忽略了韦斯莱家族的勇气,对于友谊的忠诚,以及对朋友无微不至的关心。

德拉科轻声笑了笑。

“马尔福,你笑什么!这很好笑吗?”直脾气的罗恩和德拉科一直不对盘,还是这样一点就炸的性格。

德拉科瞥了他一眼,直接忽视掉了他,转头看向赫敏:“亲爱的赫敏,我们似乎一直都在讨论问题的原因,而并没有去讨论解决问题的办法?”

“你叫我什么?”赫敏表示很惊讶,她不明白为什么一直都很鄙视她的马尔福,现在突然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马尔福在称呼我的教名,哦天哪,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这不正常……

德拉科倒是挺淡定:“不知道我有这个资格称呼你的教名吗,赫敏小姐?同样的,你也可以称呼我为德拉科。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哦,当然你可以。”赫敏深呼吸,很快就接受了这件事。当然,她拒绝去深究原因。

忽略掉已经在风中凌乱的罗恩,赫敏和德拉科商量出来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根据哈利的童年阴影,来制定一个方案,就是要给他一个家的感觉,让他感到家的温暖。并且这种温暖并不是像哈利住在罗恩家里时,那种韦斯莱夫人给予的温暖,那让会哈利感觉像是他偷来的,这温暖并不属于他。

并且……现在哈利,可能会有点排斥罗恩和赫敏,赫敏说到这里的时候,不禁摇了摇头,所以说我们需要重新找一个人去执行计划,怎么这个计划立刻就被赫敏拍到了德拉科的头上,还没有等他提出什么意见,赫敏已经拉着凌乱的罗恩走远了。

德拉科看着赫敏远去的背影,有些无奈地呵呵了一声,走向了还坐在湖边的哈利。

“Hey,哈利,还不走吗?”德拉科走到哈利身边坐下。不知不觉间,已经是黄昏了,夕阳把湖水染成一片片,安静祥和的了橘黄色,微风和湖边的芦苇撞了个满怀,芦苇随着微风,轻轻地摇晃着,远方的森林里时不时传来一两声清脆的鸟鸣。

德拉科脱下自己的外衣,轻轻地披在哈利的身上,动作无比的温柔。如果有以前和德拉科很熟识的人在这里的话,看见这幅景象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他们的小少爷终于学会如何去照顾人了,更因为,他们的小少爷终于愿意去照顾一个人了。

哈利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撞进他那蓝灰色的眸子里。哈利觉得这很熟悉,但他想不起来,大脑里是一片混沌,记忆,都像一片片碎片,无论如何都无法拼凑。他是谁?身上的外衣上还有他的体温。哈利很相信他,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来源于灵魂,但他又捉不住他。

他突然很困了。

哈利悄悄的挪动过去一点点,然后扯扯德拉科的袖子,待到对方看他了过后,轻轻地靠在对方的肩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得很安稳呢。

德拉科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笑的是那么宠溺,那么温和,看着这个在自己身边蜷缩成一团,靠着自己的肩膀正在睡觉的小东西,德拉科挑了挑眉。

就算是长高了一点都还是没有我高呢?

他那颗小心翼翼地打横抱起熟睡的哈利,用自己的外衣把他裹好,慢慢地、平稳地走向了城堡,温暖的夕阳照在身上,他们俩在拖出的影子好长好长。

这一刻,他只是哈利,他只是德拉科。

评论(3)

热度(24)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