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中二爱(赤司BG/治愈向)by 迹部夏

〖03〗
赤司还是采用了一贯的试探战术。开场前他只跟队里的人简单交待了下位置,因为跟自己一队的除了实浏玲央其他都是一年级新生,他还不了解这些暂时是队友的人的实力,加上对手身份特殊又是第一次接触,他不打算一开始就进攻。在赛场上观察对手的一举一动然后在心里琢磨出一套应对的举措,赤司一向习惯于这么做。
所以开场以后的几分钟里他只是偶尔负责传个球,像个打酱油的一样默不作声地跑来跑去,只是异色眸却暗暗盯着每一个运球或者投篮的前辈,凭借过去几年养成的惊人的洞察力和无数实战经验,他在短时间内已经初步知道这些前辈们习惯性的打法和其中隐藏的致命缺点。
赤司接住队友的传球,瞥了眼计分栏上对手领先的比分,他想是时候扳回来了,就从手里这球开始!赤司望着面前张开双臂不留一点空间让他过人的男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领先的分数还是彼此之间的身高差距,赤司敏锐地感受到来自对方的鄙夷——”奇迹世代”的队长又如何?在前辈面前还不是只有被碾压的份!
呵,赤司禁不住冷笑一声,他不屑于用言语还击也没兴趣投给对方相同的眼神,因为比起这些,他更乐衷用事实说话。防御工作做得滴水不漏的安田斋一被他莫名一笑激起怒火,刚想撂下几句狠话教训一下这位看起来狂妄过头的“奇迹世代”,话还没出口他就惊讶地发现眼前人已经不见踪影。眨眼间回头,只见赤发少年几记漂亮的运球轻松摆脱三分线内的重重防御,然后在全场惊叹的目光里,那个单薄的身影猛地一跃,后一步起跳的人试图把这一打下去球,而赤司只是稍微换了个投球的角度,无惧于面前的“人墙”径直把球扔进篮筐。

“天!不愧是赤司!速度好快!”

“他什么时候到篮板底下的我怎么没看见?”

“看样子赤司要发力了!!”
安七里微微睁大眼睛,在这些惊叹声中笔直地注视着落地之后缓缓转身的少年,看着他在一干前辈震惊的目光里若无其事地走向队友。对赤司的比赛她并不陌生,在帝光时还借着地利观摩过几次他的练习。不过在她的印象中赤司每次都会在练习开始前独自一人坐在场边,眼神十分专注地盯着球场的某一个角落,看上去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而没有给人一点他在发呆这样的感觉。这样接近于冥想的举动通常会持续十几分钟,然后他才会起身拿着球来回的跑动,但他的跑动并不是像黄濑青峰那样只是一味的为了进球。赤司时不时会在中途停下,如同有个人挡在他面前不给过一样,他会不断变换自己的运球套路,视线也不停游移想想象着所有队友可能会出现的位置,这样停留了几分钟,等他在脑子里构想出足够多的可以实现进球的助攻,并且要确保把所有可能的情况都预料到了,他才会继续前进。第一次知道赤司是这样单独的训练的时候安七里差点笑喷,在外人看来赤司的训练方式有点神经质,不过本人似乎没有发觉,她想就算赤司发觉了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因为那个人从来就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他目标明确,有独属于自己的一套夺取胜利的手段——只要能抓老鼠,这只猫是白的还是黑的又何必去说。

安七里走神的时候赤司已经回到了队伍,他迎上实浏玲央带有赞赏意味的眼神,淡淡开口:“待会儿我会把球都传给你,你负责三分,要保证全进。”“那是当然,小征你可以放心。” 实浏玲央露出自信的神情,他知道这是赤司要反击的信号。

“对面的叶山你们尽量不要让他碰球,他的速度很快而且拿球很稳,如果球到他手里要抢回来很难;”赤司侧身面向几个一年级的新生,摆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说道,“至于其他人你们尽力去防守就可以了,如果拿到球最好直接传给实浏,如果不行就传给我。”几个新生愣愣地点头,虽然这位曾经是“奇迹世代”领袖的男生跟他们一样都是刚入学刚入部的一年级生,但不知为何光是站在这个人面前就从心里生出一股巨大的差距——赤司征十郎在他们看来无疑是很强大的,纵使他们之中有几个人可以拿俯视的眼光看赤司,却没人敢真的一直盯着他——赤司那双左红右金的眸子扫过来时,他们当中没人能招架那里面仿佛一直携带的压迫感。
这种感受,与其说成尊敬,倒不如说是畏惧。
教练猛地吹响口哨,新一轮比赛开始。赤司没有用“眼”的打算,毕竟对手并没强势到哪去,除了跟实浏玲央一样同为“无冠的五将“之一的叶山小太郎有点威胁,其他的根本不值一提。不过赤司并不想打持久战,因为这一场比赛胜利来得越快,他在篮球部的威望也就越高。

赤司把自己另一个引以为傲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几乎没留给对面的人一点拿球的空当。实浏玲央的投篮也如他自己所说一投一个准,加上那几个基本功还算扎实的新生对叶山紧咬不放的防守,最后的结果毫无悬念:20:59——赤司的队伍以39分的优势在规定时间内胜出。

瞬间观众群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夹杂着数不清的惊讶与赞叹的言论。安七里抱着外套象征性地鼓了几下掌,心里对赤司的胜利毫无惊讶之感,就算他赛前没有对她说那句话,她也知道他会赢。望着四周不知何时越聚越多的人。安七里觉得大概不用等到明天,“赤司横扫篮球部正选登上部长宝座”这样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学校。

安田斋一咬牙切齿地站在原地瞪着突然对叶山说话的赤司,注意到叶山的表情从笑变成认真严肃,他心中的怒火不自觉高涨。转身拿起搁在地上的外套和背包,他径自拨开场外拥挤的人群就要离开。

安田斋一不喜欢赤司征十郎,相反的很讨厌,这之中首要的情绪还是嫉妒——对天才的嫉妒,对赤司这样如此轻易就得到了比自己辛苦一年拿到的还要多的东西的嫉妒,对他打败自己的嫉妒……安田不甘心,很不甘心,明明只是个一年级新生,却强到让他无从反抗。
安田在门口停下脚步,回头望去,方才与赤司对战的人都聚集在赤司身边,没了赛前的不屑和质疑,取而代之的是友好,甚至是尊敬!就连之前不愿意上场的根谷武永吉,此刻也默默站在赤司身后。
只是一场胜利,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让如此多的人认同了赤司。
“这就是,天才吗。”他禁不住喃喃出声,除了他没人听见这不像疑问句的疑问句。而那个被他形容为“天才“的、全场瞩目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他垂下视线转身离开,刘海遮挡的阴影里他的眼睛竟有泪光。
>>>
安七里一直坐到赤司身边的人都散去才敢走过去。

无言地伸出手把外套递给给面前微喘着气的少年,她犹豫着是不是应该说句恭喜的话,对面的人却始终没有伸手来接。安七里忍不住终于把视线挪到赤司脸上,却发现他竟一直望着自己。
“……我脸上有东西?”她下意识地开口,伸出手摸了摸脸。
“我说你啊,什么时候开始连看都不敢看我了?”赤司微微低下头去看安七里的绿眸,比赛的时候他没有去留意四周,直到比赛结束以后他才注意到面前这个人一直盘踞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其实对安七里的投来的视线他并不讨厌,在帝光已经数不清她多少次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只是他不明白在远处还能笔直地注视自己的人,怎么站近一点的时候就喜欢在看着别处?难不成自己的脸要远看的时候才好看?

安七里愣了愣有点始料不及。仔细一想,上一次近距离直视赤司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至于为什么会演变成现在这样,她自己也说不清,但硬要说的话这就是一种本能……也许是她心里对赤司抱有的复杂情绪在作怪。
她抬起头望着少年的异色眸,想了想觉得不知道该给出什么理由,于是小声地说了句:“……我也不知道。”
“……这样,”赤司有点无奈地直起身,还是没接过女生手里的外套,“你等一下,教练那里还有点事,等我出来再一起走吧。”
“……好。”安七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下来,毕竟拒绝赤司这么大胆的事还没人干过,这个“第一”她要不起。目送赤司走远,她站在原地发了会儿呆,当瞥见训练馆外逐渐下沉的夕阳时,有点发烫的暖黄色余晖慢慢爬上她的侧脸,几乎是一瞬间她尖叫了一声——
“这是要跟赤司一起放学吗??”
——TBC
码字好累求安慰~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