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中二爱(赤司BG/治愈向)by 迹部夏

〖02〗
洛山高中的开学典礼安七里险些错过。

假期养成晚睡晚起的习惯一直保持到开学这天,于是害得她只吃了块面包连便当都没拿就火急火燎地赶去学校。一路狂奔终于在规定时间内赶到,这时已经陆陆续续有学生涌向操场。安七里喘着粗气试图挤进分班栏前聚集的人群,还没等她成功,身后突然有人把她拉出来:“不用看了,你在我隔壁班。”

回头望去,赤司面色自然地站在那里瞅着她,自己气喘不止、大汗淋漓的样子无比清晰地映在那双异色眸中。安七里瞬间觉得脸上一热,下意识抓了抓脸:“哦……谢谢,那我在哪个班?”

赤司望了她一眼说:“走吧,带你去。”

安七里跟在后面默默盯着男生不算宽厚的背影,一段时间不见他的身形又比国三时抽长了不少,只是仍显单薄。但她清楚那份单薄不容小觑,因为那个人的强大,总是隐藏在内里。

她不禁想起少年过去领导的那一群发色各异的男生,曾经一起缔造奇迹的他们如今都分散在不同的高中,如果他们还打篮球的话,也许以后都会成为彼此的对手——她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那赤司会不会有一天输掉呢?

安七里有点不敢相信。
>>>

事实证明赤司征十郎光靠名字就能脱颖而出。

安七里站在在陌生的队伍里遥望高台上作为学生代表发言的红发少年。他的脸在她远眺的视野里模糊成一个点,耳边是他通过麦克风传出的温软中掺杂着变声期的低哑的嗓音:“大家好,我是赤司征十郎,很荣幸在这里代表全体正式入学洛山的学子发言……”

接下来赤司说了什么安七里啥都听不见,周围此起彼伏的议论声通通指向“赤司征十郎”这个名字。“不是吧那个奇迹世代的队长?”“奇迹时代的队长耶……”“看起来不高啊真的是他?”“是他是他!你看他的头发是红色的!”……诸如此类的话不断重复,一句句不厌其烦的堵住她的耳朵。

但让安七里颇感无奈的是她听到有人说赤司是天才。这倒不是她认为赤司不是天才,确实他那种篮球打的好学习又是第一的人在大多数学生眼里用“天才”形容不为过,可如果单用“天才”来概括赤司的话,她不喜欢。

因为这就好像在告诉她:国三备考时赤司抽屉里几本厚厚的练习题,每天晚上他坚持持续到七点的高强度训练……所有她目睹的都是假的。

在别人眼里赤司靠天赋站上顶端,可安七里看到的是一个已经站在高处却还要拼死努力的人。赤司的胜利不只是依赖天赋,但他依赖的绝对是他自己。

所以“天才”这个词,在她心中根本就不适合赤司征十郎。

安七里试着踮起脚再看一眼高台上淡然的少年,只是视线刚一触及就只能看到他转身离开的背影。紧接着这场繁杂的开学典礼宣告结束,人流开始涌动,赤司征十郎的名字在身边被不断提及,她却再也望不到那人的背影。

最后只得随波逐流地漂回教室。

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安七里无言地注视着窗外放晴的天空,有飞机云在上面划开一条平滑的曲线。身边隔了一个过道的位置不知何时有人落座于此,她感到有只手落在肩上,疑惑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丽的脸庞。

“你好,我是远山优子,请多指教。”

安七里听见她说。

惊讶之余安七里也很快反应过来,迅速搭上对面的人纤瘦的左手,弯起一双绿眸道:“我叫安七里,也请多指教。”

自此她俩相识,借着只隔一个过道的距离开始有所交谈,但真正对对方有所了解是从之后每个人的自我介绍开始。安七里一边听着别人的说辞一边在心里脑补,印象里几乎没有在很多人面前介绍自己的经历,入学帝光的时候也是班导师负责把全班人的名字在大家面前念一遍就算作介绍完毕。一想到等下全班的视线都会落在自己身上,安七里就止不住的心跳加速,看着讲台上又下去了一个人,她吞了吞口水感觉全身都在发热,而等来的却并不是她的名字——“下一个,远山优子。”

安七里立马侧头,却看见女生早已起身,步伐迅速走上讲台,拿起粉笔在一点痕迹都没有的黑板上利落地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转身开口:“我叫远山优子,喜欢看电影,我这个人说白了就是有点疯,喜欢直来直去,希望以后能跟大家好好相处。”

远山优子甚是轻松地露出微笑,礼貌地鞠躬然后依旧迅速地撤离讲台。台下开始有人交头接耳,安七里刚想伸手给对方比一个“干得漂亮”的手势,冷不防就听见班导师念出自己的名字。

“我想你好好介绍一下的你的名字~”远山优子走过来有些俏皮地冲她眨眨眼低声说,经过她身边时还不忘捏捏她的胳膊算是鼓励。也许因为是受到了这个爽朗女孩的鼓舞,安七里倒也没方才那么局促,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遵照远山的要求把自己的名字也写在黑板上,一笔一画之间她忽然想起在隔壁班上课的赤司,那个人就坐在隔着面前这扇墙的那一头,她忍不住猜想那个人会不会也要站在讲台上向未来朝夕相处的同学介绍自己。

如果是赤司,他会怎么介绍他自己?
安七里做了一次深呼吸,转过身面对聚集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一瞬间,竟奇异的有一种赤司的代入感:

——“我叫赤司征十郎。”

“大家好,我叫安七里。”她说。

——“我从不知何为败北。”

“我从不……!“安七里说到这儿猛地闭嘴,她意识到这句由曾经赤司本人说出来的话从自己嘴里吐出来会是多么的惊、悚!

她一没长相二没气场三没实力!这般中二的话说要是说出来恐怕要吓跑不少人!

语塞了几秒钟,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她慌乱中收到远山示意性的眼神,赶忙把目光从下面一堆不明所以的脸上挪到黑板上的字眼,抓了抓脸选择无视方才不小心说漏嘴的BUG:“那个,大家可能会觉得我的名字有点奇怪……其实是这样的,我的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所以我是姓安不是姓安七,我的名字是七里……“台下又有了轻微的议论声,她说到这又停下来,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好再补充的,于是便换上一段自我介绍的结束语:“以后还请各位同学多多指教。“深深鞠了一躬,她在一群夹杂好奇目光的掌声中回到座位。

“哇哦!原来你有一半是中国人啊!那我以后可不可以直接叫你七里?”身旁的远山把头探过来笑嘻嘻地问,安七里望了她一眼胡乱点头,心下却莫名不断重复着差点被自己脱口而出的中二宣言。
“我从不知何为败北。“
安七里低下头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完整说出来,很明显与本尊相差甚远的口气,她忍不住一笑,抬头盯着那扇隔开了赤司的墙壁。
她相信如果赤司坐在这个教室的话,一定会是这个班唯一一个猜的出她要说什么的人。不过还好他不在这里,隔着一扇墙,他根本看不见也想不到自己幼稚的、想要像他一样的心思。
>>>
开学后的第四天,洛山篮球部的训练馆有一场比赛引来了大批学生围观。

“喂喂你看那个赤司征十郎!”

“居然直接要求部长下台!口气好大!”
“才不是!是部长自愿让位的!我听说监督还同意了!

“他是那个“奇迹世代”的队长!肯定有这本事!“

赤司仿佛浑然不觉四周的目光,他自顾自地做着热身运动,过长的赤色刘海随着他的动作掩盖住眉眼,场外的人无法从中窥探他的表情。只是光看对面的二、三年级正选前辈一脸凝重的表情,他们也能猜出这场比赛的不一般。
这是一场堵上尊严的比赛。 如果身为正选的他们输给了赤司领导的队伍,那么日后,他们必须无条件的服从赤司这个新任部长。即便这是前任部长主动让位、监督和教练都许可了的事情,也没办法让他们这些辛苦打拼到正选位置的人服气。
肤色黝黑的男生默默盯着赤司,他看了看聚集在赤司身边的人,一些也是高一刚入部的新生,而有一个,竟然是“无冠的五将“之一的实浏玲央。他颇感不爽的吹了个口哨,想不通那个说话有点像女人的家伙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认同了赤司。男生拧起眉看着赤司热身完毕走回他自己的队伍中,面色平淡得看起来像是零压力的状态,在挨个跟要上场的人吩咐着什么。
男生只觉得胸口一阵气愤,敢情那个什么“奇迹世代”的队长是根本没把他们这些正选放眼里吗!?“安田别看来了!快点过来,要准备比赛了!”身后传来队友的召唤,男生驻足了一会儿才慢慢走回去,心想待会儿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些一年级的小鬼。

另一边,安七里在拥挤的人群里找了一个最靠近赤司那一边的位置。这时站在场边的人纷纷坐下来准备观赛,来晚了的她只得站着才能看清。她也是刚从优子那里得到消息,想了想虽然看过不少赤司的比赛,但她总觉得这场比赛的意义重大——如果赤司赢了,那么他在洛山篮球部的威望也就基本建立了。
这时站在球场上的红发少年似乎发现了她,拿起地上的外套径直朝她走过来,看起来面无表情,异色眸中却风起云涌。难道是因为要比赛了太兴奋了?安七里愣愣地想着,只见赤司站在距离她有几个人头的地方,手一挥把外套扔到她手里。
安七里有点意外地抱住衣服,抬头,却见少年嘴角轻轻一扬,眉梢染上自信:“看着,我会赢。”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