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中二爱(赤司BG/治愈向)by 迹部夏

〖00〗
“妈妈……我不想弹了。”
话音刚落,流窜在静谧午后的曼妙琴音戛然而止。端坐在钢琴前的赤发男孩犹豫了一会儿,落在黑白琴键上的小手动了动还是没把莫扎特的曲子弹下去。他慢慢转过头,望着倚靠在沙发上小憩的年轻女子,小心翼翼又满含期待地开口:“妈妈,我可以明天再弹吗?”
“不行哦,”女子温婉一笑,“爸爸回来还要听你弹一遍。”
心底燃起的希望瞬间破灭。
男孩垂下视线失落地把手重新放在琴键上,白纸上枯燥的音符指挥着他接下来的动作。他遵循指令动了一下指头,却发觉有深深的倦怠感缠绕在指尖,似乎没有了继续弹奏的力气。回想起前些天在外面拍打篮球的快乐,他不禁抿紧了双唇试图再次打破沉默。
“征十郎。”女子突然起身唤他的名字,他闻言望去,只见女子捧起角落里的篮球,无不温柔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在他又开始期待的时候开口:“上次给征十郎的篮球,是作为征十郎考了第一名的奖励。”
男孩忽然睁大眼睛。
“可是征十郎现在连钢琴都弹不好,你觉得妈妈要拿什么理由可以给你奖励?”女子说完,弯下腰把篮球放回角落,走过来,伸出手把他抱在怀里。
“妈妈是不会纵容你的,因为那样爸爸会不开心,你也不会变得优秀,可是家里需要你变得优秀,你是爸爸的希望,也是我的。”
“如果做不到优秀,在这个家,你是没有资格提出要求的。”
如果做不到,就意味着失败。
如果失败,就没有资格提出要求。
这是规矩,也是命令。
男孩把脸埋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耳边温柔又残酷的话语他那时并不能悉数消化,只是他深深地记着那番话,以及自己在震惊中无意识流下的泪水。
“因为你是赤司征十郎,赤司家的孩子不能输给别人。”
脑海里浮现出父亲在书房说出那句话时郑重其事的表情,在此刻酸涩的鼻尖和模糊的视野里,男孩尚且稚嫩的思维终于认识到了一个清晰的事实——
赤司征十郎,是不被允许失败的。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