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2 记忆与梦境

该死。

德拉科小声咒骂一句,这个浑身是血的波特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努力地打开了魔药室的门后,德拉科把哈利尽可能温柔地放在一张空闲的矮小木桌上。尽管德拉科已经很控制了力道,哈利还是不可抑制地痛苦的呻吟出声。

德拉科眉头微皱,在许多瓶瓶罐罐之中到处翻找着。

“不在这里……都没有……梅林的袜子!白鲜呢!该死的魔法部我还不能在自卫以外的情况下用魔法……”他只能迅速找出一瓶止血药膏和几卷绷带,快步走到哈利身边。此刻的哈利.波特面无人色,微微有些痉挛,伤口仍旧止不住地淌血,呼吸急促,气若游丝。

德拉科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了,先找来两根布条绑在哈利的大腿根处止血,接着小心脱下哈利的外袍,甩在一边,拿来了剪刀,直接剪开了哈利早就被鲜血浸透、破破烂烂的白衬衣。德拉科尽可能快速的把这块儿血淋淋的破布从哈利身上扯下来,引得哈利浑身猛地痉挛几下,发出了痛苦的“嘶”声。

“好了,好了,再忍一下,就快好了……”德拉科所以坐上了木桌,一只手扶着哈利,让他的伤口不被触碰,另一只手灵活的打开了止血药膏,在他的伤口上轻轻涂抹。

接着,德拉科加大了禁锢住哈利的力度。他清楚的知道,止血药膏内有消毒的成分,在上止血药膏的时候会有多么疼。

“啊——”哈利痛呼出声,下意识的想要挣扎。

“忍着点,波特,”德拉科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耐心都要在今天耗尽了,还是在一个波特身上,“你不涂止血药膏你就等着失血过多而死吧!”手上的动作不断加速,扶住哈利的手轻轻放下他,拿过绷带来把上过药的地方包扎好。

上身包扎完后,德拉科脱下外袍裹在哈利几乎被绷带缠满的身上,扶着他躺平,然后看了眼哈利的裤子,解开了布条,再把伤口周围的布料剪开,细心地抹上止血药膏后用绷带包扎好。哈利已经几乎没了反应,只是轻轻抽搐着。

等到德拉科给他处理完,差不多已经是凌晨。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拉过一张椅子靠着略微休息一下。

“哈利.波特,我们伟大的救世主,亲手杀死了神秘人,前一段时间被食死徒余党制成傀儡,袭击凤凰社,造成朋友及朋友家人重伤昏迷……波特,或许在你醒过来以后会给我一个令人满意的解释?”德拉科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的清晰。

德拉科十分不情愿的抱起哈利,走向了自己楼上的卧室。德拉科把他放在床上,转身找出来一条宽松点的裤子和一件白衬衣,轻轻给他套上。他头一次看见这样的波特,苍白无力,简直像个任人摆弄的玩偶。


哈利只觉得自己似乎摔在了一个人的门前,他只祈求这个人不要是个巫师,不认得他,最好是这个人不在家,让自己慢慢毁灭。

但门好像打开了,有一个人在摆弄着自己。是谁呀……哈利努力地想要挣扎,却被那个人打横抱起。

似乎是个男人,莫名的有些熟悉。

哈利听见他低声咒骂了几句,接着感到自己被放在了类似于木板的东西上,剧烈的痛感让他分外的难受,不受控制地呻吟着。

“不在……白鲜……魔法部……”他隐约听到了那人说了这样几个词语,那声音好熟悉,哈利努力的回想,却只是让脑袋疼得更加厉害。

哈利想要说话,但他现在不知为何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任由那人处置自己,哈利的意识有些模糊,只能初步判断这人大概是要救自己。

为什么要救我呢?他认识我吗?他是谁?

这一系列的问题被止血药膏带来的强烈的刺痛感打住,哈利压住了自己的惨叫,却还是喊出了声,下意识地想要挣扎。

那人似乎说了些什么,哈利已经听不清,但那声音很柔和,很让人安心。哈利很想要清醒,但意识仍旧一点点的抽走,然后将他扔进一个灰色的梦里。

他看见罗恩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赫敏担忧地摇着头,麦格教授紧紧地抿着嘴唇,紧握魔杖的手微微颤抖。

他看见一道灰色的魔咒击中了灰色的罗恩,两道浅灰色的魔咒击中了两个他不认识的人,赫敏惊恐地扑过去,然后转头看向他,眼里竟全是痛苦、愤怒与憎恨。

赫敏似乎在喊着什么,他听不见,只看了赫敏的眼角掉下两滴泪。

赫敏?赫敏……

哈利陷入了一片黑暗。

评论

热度(31)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