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最美遇见你(鹿迪/现实向/高甜)bykwshen111

Chapter 3 很像
鹿晗再次见到热巴已经是一周以后了。
“Hey”,热巴一见到自己就迎了上来,他也心领神会的伸出手,两人又是对拳头又是撞肩膀,嘻哈式的招呼完全停不下来。
鹿晗跟待在一起的时候常常会忘了她是个女生,他们两实在是太有默契了,几乎是与生俱来的,连跟他认识了十几年的兄弟也未必有这种默契,他一个语气词,她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她一个眼神,他就知道她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默默配合,各种稀奇古怪的恶作剧层出不穷,而最大的受害者超哥也是有苦说不出。
有时候受害的是他自己,鹿晗一想起自己在动物园里被热巴的一句话吓成那样,就不禁觉得有些丢人,不过谁叫他对于蛇这种生物害怕的不得了呢,本来这个时候应该是热巴被那个庞然大物吓的瑟瑟发抖,然后自己像个英雄一样拍拍她的肩膀,说,不要怕,有哥在。
现在倒好,被吓到失语的是自己,反而热巴在旁边肚子都笑痛了,这种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好。
鹿晗暗暗的想,我不信你一个女孩子都没有弱点,等遇到你害怕的东西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嘲笑你一番。
不过到底是想要嘲笑,还是在她面前想要展示自己男人的一面估计只有鹿晗自己清楚了。
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那么轻松,愉快,几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这期的录制异常顺利下午四点多就收工了,很神奇的事大家不约而同的都有工作要忙,超哥和郑恺要赶回剧组,李晨还有陈赫有别的综艺节目要录,祖蓝哥要赶回香港,只有他们两人被留了下来,平时两个最忙的人却恰好都没有事做。
“你不用赶回剧组吗?”
“不用,昨天我就杀青了,新戏还没开始。”
“我也刚好没事。”
两人面面相觑,平时忙惯了,突然有了小半天的空闲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
热巴用手抵在下巴上思考着,突然眼睛一转有了主意,“嗯,要不我们偷偷出去玩吧。”
“嗯?”鹿晗有些惊讶。
“怎么样,不告诉经纪人偷偷溜出去吧,我都好久没有一个人出去玩过了。”热巴明亮的眼睛里满是期盼。
鹿晗踌躇了几秒,不过马上就答应了,一直都是乖宝宝的他从来没想过违抗经纪人的命令,但是没有想过不代表他不想,他也希望有一刻他能不计后果的任性一回,逃开所有明星的光环,像个普通人一样享受属于自己的时间。
所以最后这场说走就走的出逃到底成功了吗,答案是,当然没有。
他们根本连酒店的门都没出,酒店周围到处都是粉丝,别说出去玩了,估计刚刚出了大门就会被抓住。
他们只好留在酒店房间里,看看能不能找点事情干,鹿晗提议去他的房间,女生的房间总不好随便进去。
热巴果真一进去就开始到处找吃的,找了一圈指着茶几上的薯片期待的问,“可以吃不?”
“吃吧吃吧”,鹿晗有点无奈,这个吃货只要有吃的眼里就啥都看不到了。
两人舒服的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用遥控翻着电视节目,热巴突然回过头来,眼带笑意瞅了一眼鹿晗,鹿晗一看,原来她刚好调到了湖南台,上面正在播择天记。
“唉唉唉,不行,不行”,鹿晗脸一热,说着就要去抢热巴手中的遥控器。
热巴像只小狐狸一样左躲右闪,最后直接把遥控器举得高高的让鹿晗够不着,“就看一下,不要这么小气嘛,就一下下,真的”,热巴抱着手臂信誓旦旦的保证。
“哎,行吧,你看吧”,鹿晗拿她没办法,只好作罢,偏过脸去不敢看电视上的画面,但是其实一直偷偷用余光去看热巴的表情。
电视上刚好放到陈长生和徐有容相认的桥段,陈长生发现了徐有容无意中落下的纸鹤,认出了她就是当年的小容儿,这时有容正和敌人打的难分难解,长生上前一把抱住坠落的她,两人四目相对。
鹿晗一会挠挠头,一会站起身又坐下,无所适从的样子,这样在电视上看自己演绎的浪漫的剧情,尤其还是在别人面前,实在是让人脸热,他感觉自己耳根都红了。
他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热巴看的非常认真,眼睛一眨不眨的,甚至都忘记了去吃手上的薯片。
夜幕下的长廊,吁声悠扬。
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她不禁回过头来,那个翩翩少年就这样出现在了眼前。
长生说,没想到,初见姑娘就是当年的小容儿。
有容说,我也没想到,多年后的重逢,竟是如此。
终于到了广告时间,鹿晗不禁松了口气,趁热巴一个不注意把遥控从她怀里抢了过来直接换了台,转过头朝着她得意的笑着,“看也看了,有什么高见吗?”
“别,你可别折煞我了,我拿有本事去评价你的演技。”热巴坚决的摇了摇头。
“没事,这又没别人,你就说说,我听着。”
鹿晗是真的挺好奇热巴的看法的,这是他主演的第一部电视剧,害羞归害羞,他很想知道别人对他的表现的真实想法,以前都是做音乐,真正演了戏之后他才发现演戏跟在舞台上表演完全是两个概念,对于这部处女作他心里真的挺没底的,虽然播出之后粉丝一片叫好,但是他明白这种评价或许并不客观,他想知道他到底做的怎么样。
“嗯,我觉得.......”,热巴拉长了声音,“我觉得你撩起女孩子来真挺厉害的。”
说完就自己先笑倒在了沙发上,鹿晗一时语塞,拿起抱枕轻轻打了她一下,“跟你说正经的呢。”
“好好好”,热巴捂住笑痛了的肚子,平静了下情绪,表情变得认真起来,“我觉得你演的挺好的啊,陈长生这个角色看起来风轻云淡的,其实重情重义,他内心就是个自由又有些孩子气的少年,只是因为背负了要逆天改命的责任才变得有些少年老成,这个角色层次这么丰富,你第一次演电视剧就能表演成这样已经很难得了。”
鹿晗有些赧然内心却是抑制不住的雀跃,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希望能得到她的认可。
“我也只是个新人演员,很难给你提什么有建设性的建议的,我只是觉得....”鹿晗静静的等着她的下文,“你看徐有容的时候太冷静了,她是你从小时候就念念不忘的爱人,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那么理智,那么彬彬有礼,就像她只是个普通人一样。”
热巴的话一下子点中了鹿晗的心事。
拍戏的时候导演也这样说过,说他看着女主角的时候眼神里没有爱,他努力想要找到那种爱着一个人的感觉,可是连他自己都忘了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了,又怎么能自如的表演出来呢。
看着对面少女真诚的眼神,鹿晗脑袋里突然有了个主意。
“要不你来教教我怎么才是爱着一个人的眼神——”
鹿晗猛的凑了过来,他的脸在距离热巴只有一公尺的地方停了下来,然而热巴却没有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害羞的躲开,而是直直的看向他。
四目相对。
鹿晗没有预料到剧情发展的走向,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的眼睛,她的眼睛好清澈啊,仿佛一下子就能看到底,他在她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她也一定看到了她的。
一时之间空气中静的只听得到两人心跳的声音。
“嗡——”
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两个人才如梦初醒,鹿晗慌忙移开了视线,摸了摸鼻子,热巴手忙脚乱的去找手机,在地毯上找到了接了起来,“喂.....嗯嗯......我还在酒店.....过会回去......嗯再见。”
挂了电话之后热巴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两个人都有些尴尬,热巴抓起手边薯片
吃了起来,鹿晗也将目光重新转向电视,然而心思完全不在电视节目上。
过了好一会,房间里诡异又微妙的氛围才稍稍缓和,鹿晗首先打破了平静,“热巴,你为什么会想要去当演员啊?”
“嗯...我读的是戏剧学院啊,不过毕业之后没有立即去演戏,可能是没碰到什么好的机会吧,不过让我坚定要当演员是因为一句话。”
“什么话?”
“只是我的一个粉丝的一条评论罢了,当时我还没什么名气,然后有人就在我微博底下问我为什么不去演戏,然后就有一个我的粉丝说,你等着,她一定会去演戏”,热巴说起这些的时候嘴角渐渐浮现出微笑,好像回忆起以前还是个小透明的日子,那个时候她没什么作品,也没有什么人关注她,但是她的世界非常单纯,每一条粉丝的留言她都会认真去看,他们的每一句鼓励都是她莫大的动力,“然后我就觉得我应该去演戏,不应该让这些支持的人失望。”
热巴转过头去看了鹿晗一眼,“所以我就去做演员了,就是这样。”
鹿晗听着她的话语,他能感受到她的真诚,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声音也会放在心上,她和他真的是一样的人,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收获了再多的鲜花和荣誉,过程中的苦涩不值一提,他们都不愿意让爱着自己的人失望,所有才会一直努力着,希望能给他们看一个更好的自己。
眼前的少女,神采飞扬,一双眸子灿若星辰,和她说话的时候就好像草原吹来一阵风,爽利而不失柔软,让人觉得心境开阔,这个女孩到底有多少他不知道的,美好的一面,鹿晗很想再多了解她一些,“那你演戏的过程中,有让你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吗?”
这个问题让热巴考虑了很久,许久之后她才缓缓开口,讲起那个她准备一直藏在心底的故事。
那是她拍克拉恋人的时候,家里传来噩耗,她最亲爱的姥姥突发重症,已经危在旦夕,其实姥姥的病早已恶化,为了不影响她拍戏一直没有告诉她,而这一次到了快要天人两隔的地步才不得不告诉她,热巴一下子就慌了神,她去找导演去找监制,希望能给她一天的假期去见她姥姥的最后一面,然而得到的答案却让她心碎,剧组一天的假都挤不出来,如果她离开一天就会拖延一天的进度。
她伤心欲绝,却又无能无力,难道只能这样了吗,姥姥在家里等着见她最后一面她却不能赶去她的身边。她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关上灯,将整个人埋在被子里,泪如雨下。
“我那个时候就想,难道就因为做了演员这个职业,就要放弃自己的家人吗,就要眼睁睁......”
说到这里热巴不禁哽咽了,她扭过了头,默默擦了擦眼泪,这件事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她不想哭的,更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软弱,这件事她从来没跟人讲过,哪怕是最亲近的朋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鹿晗面前她就如此自然的说了出来,仿佛找到了一个情绪的发泄口,她的委屈,无助,都幻化成了泪水争先恐后涌了出来。
突然,后背传来一阵暖意,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她。
“哭吧,哭吧,我的热巴,哭出来就好了。”
鹿晗温柔的声音从耳畔传来,终于击溃了热巴的最后一丝防线,她捂着脸,哭出了声。
鹿晗就这样从身后静静抱着她,让她尽情的在他怀里释放着悲伤的情绪,没有去看她哭花的脸蛋,也没有替她擦干眼泪,是因为他知道她的倔强,不去打扰是他的温柔。
午后的阳光照进房间,男孩轻轻抱着女孩,美得像上帝闲暇时偷看的画。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