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Incoherent 支离破碎(德哈)by渺渺雨兰空

chapter 23清朗与迷雾

德拉科小心翼翼地抱着哈利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抱着他坐在柔软的床上,双臂把他圈在自己怀里,仔细地看着两年未见的人。

他更瘦了。

哈利软软地靠在他的怀里,安静听话得就像一个偶人,德拉科得承认他有时的确会有这样阴暗的想法,想要把哈利牢牢地抱在怀里,他永远只属于他一个人。

德拉科抚摸着哈利苍白得病态的脸,手轻轻地捋顺了哈利依旧凌乱的刘海,顺势滑入哈利的发间,扣住他的后脑,低头吻了上去。

他得承认他自从明白了以后,早就很想要这样做了。

德拉科的吻很轻柔,因为哈利失去意识,他很轻易地打开了哈利的牙关,温柔地抚慰着,灵巧地扫过每一处。他尝到了一种魔药的苦香,尝到了本就属于哈利的清香,还尝到了一种难言的苦涩夹带些些许悲伤。

他加大了扣住哈利的力度,更深地吻了下去,双眼微睁,蝶翼一般的眼睫轻轻颤抖,使得灰蓝的眼睛忽闪忽闪,里面有深刻的爱与思念,有为当初自己的行为的痛苦与悔恨交加,有此刻怀中的人终于回来的激动与喜悦,同时还有对此刻身体已经差到极点的某个不明物体的心疼。

德拉科有些怕压着哈利,放开哈利,更紧地抱住。哈利的头无力地歪着,无意识地靠在了德拉科肩上。德拉科将哈利整个抱进怀里,感受到怀中人几乎有些硌人的骨骼,蜻蜓点水似的吻了吻哈利,没再深入,眷恋一般蹭了蹭哈利的脸颊,抱起哈利直接通过壁炉来到了霍格沃茨的医疗翼。

庞弗雷夫人再次看到哈利甚至都来不及惊讶和悲伤,(“梅林啊,这个孩子受的苦够多的了!”)迅速的为哈利检查身体,结果让庞弗雷夫人连连惊呼。

“严重贫血!严重营养不良!多次骨折!各种各样的黑魔法伤害!还有一个极其高深的诅咒!而且很久都只是喝水喝魔药了!!身体已经虚弱到极点了!!梅林啊哈利这个孩子这两年到底是怎么过的!!而且这还是有人精心调理过了的结果!!”庞弗雷夫人脸色非常的可怕,对着德拉科语速飞快地说着,“你在这里等着,我得去把西弗勒斯和米勒娃叫过来!”说罢庞弗雷夫人大步离开了。

德拉科在床边坐下,有意无意地握住哈利冰凉瘦削的手。

“I'm so sorry,Harry……I know it's wrong, forgive me, I'm sorry. Don't leave me any more.Please……”德拉科目光空洞,不知道在看哪里。

当庞弗雷夫人、斯内普教授和麦格教授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昏迷不醒的哈利旁边德拉科安安静静地趴在床边,紧紧地握住哈利的手。

庞弗雷夫人不由得想要叹一声气,毕竟神经高度紧张了两年,德拉科没有疯已经是梅林保佑了,现在哈利终于找到了,他也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好好休息一下了。

斯内普眼神微微空洞,眉头微皱,走过去轻轻地把德拉科抱到旁边的床上。

他想,他很能理解这种分别的感觉。或许自己理解得更加深刻一些,毕竟德拉科还有一个念想,哈利并没有确定死亡,而自己……都过去了,自己现在应该为了自己生活,不是吗?

等到哈利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了。

哈利觉得头很痛,喉咙里全是熟悉的苦香,凭借魔力的反馈,他意识到这里是霍格沃茨的医疗翼。

是的,他不是看到这里是医疗翼,而是感觉到的。他已经两年没有看见了,他的视力早就因为被转移来的那个诅咒封印的一干二净。

看不见了也好,再也不用看见这个丑恶的世界。

哈利不想留下,甚至不想被想任何一个除了莉莉斯和路西菲尔之外的人知道自己还活着。哈利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濒死时的模样,根据后面赶来的莉莉斯的描述。

满脸泪痕,神情满足而解脱,眼神毫不留恋。

是的,毫不留恋。

他绝对不想再来一遍,再承受一次这种痛苦,痛到他根本不想再见到故人,他们属于他的过去,而孤独、痛苦和冰凉才应该属于他的现在和将来。

哈利慢慢地起身,声音很轻,魔力告诉他医疗翼里现在没人,但是被下了多重反幻影移形的魔咒,自己的身上也被下了追踪魔咒,自己要走,只能先解开追踪咒,在下咒者赶来之后隐藏起来,等到他们走了再离开医疗翼,然后就可以幻影移形离开,也不会再有人能够找到他了。或许他就不该活下来,早早的死在两年前该多好,现在他不再被需要,他自然也不再需要活着。

哈利有自信,以他强大的魔力,他完全可以顺利离开然后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除了莉莉斯和路西菲尔的契约会自动提示他们因为一方死亡,所以契约解除外。

先给自己身上加了一个强效幻身咒,哈利迅速解开了追踪魔咒,起身走到医疗翼里的一个阴影里藏好,打算等到找自己的人走了自己再离开。

大约五分钟后,医疗翼大门直接被粗暴地撞开。

“哈利!”哈利颤了颤,稳住了自身的魔力波动,没人可以发现他。

德拉科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医疗翼,心底滋生出一股强烈的无力感和自责。

他明明只是回魔法部处理了一些事情然后再向卢修斯请个假,可是自己下的追踪魔咒忽然就被人解开,等他赶来,本该安安静静地躺在这里的人已经不见。

他又把他弄丢了……

庞弗雷夫人告诉过他她今天下午会出去采购一些稀有材料,西弗勒斯此刻在上课,而麦格教授,他刚刚才在魔法部看见了她。

他要怎么办啊,哈利又离开了。

如果自己当初能够再细心一点,早一点发现哈利对自己的感情和自己对哈利的感觉,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了?哈利不用逼着自己杀了他,自己也不用行尸走肉一般孤独两年。

自己真的知道错了,梅林为什么还要这样惩罚我……

德拉科对着医疗翼的本来施了个锁门咒,靠着墙壁慢慢坐下,头深埋在臂弯里,肩膀微微颤抖。

哈利的心停跳了一拍。

是因为自己吗?他怎么会哭了。

哈利抿了抿苍白的唇,向着他走去,停在他面前,解开了幻身咒。

几乎是立刻意识到有人在身边的德拉科立刻抬头,对上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因为哈利的眼睛。

哈利瞳色原先是纯粹的祖母绿,而现在已经完全被一片死寂绝望的灰色替代,空洞而无神。那是一种盲人才会有的眼神。

“哈利……”德拉科一把把哈利拉进怀里,头埋在哈利的肩颈处,双臂紧紧地环住哈利瘦削的背,力度大到让哈利有些疼。

“不要离开了,求你……不要走。”别这样吓我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哈利我求求你了,不要走。

哈利慢慢闭上了眼睛,推开德拉科,面无表情。

“我已经是个死人了,马尔福先生。”哈利的声音很轻,很平静,很压抑。

德拉科知道哈利能以另一种方式“看见”,否则他不会这么准确地到自己身边。于是他打定主意——打死都不让哈利走。

灰蓝色的眸子里慢慢地蓄满了泪水,一双眼睛更显得晶亮而忽闪,他的眼睛里写满了愧疚、悲伤和不舍。很快,泪水滑出眼眶,滚落下来,在他苍白的脸颊上留下两行水痕。

“你、你别哭……”从小到大,哈利都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别人,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他的童年没有人关注他、爱他,所以更不要提有人会安慰他。所以每当有人在他身边哭泣的时候,他都会很无措,要么无言的陪伴着,要么用简单的肢体语言安抚着。

哈利轻轻地把德拉科脸上的泪拭去,努力地扯出一个微笑,把德拉科拉进自己单薄的怀抱,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安抚他的情绪。

“忘了我吧,马尔福先生,我已经死了。”

“不,我拒绝。”

“马尔福先生,你……”

“叫我德拉科。”

“德拉科……你没必要这样了。都过去了……”

德拉科死死地抱住哈利,一副打死我不放手的样子:“你的信我看了,哈利。所以,现在我告诉你,既然你已经给我表白了,你就要对我负责,别想再玩儿消失,你已经消失了两年了,我要你补偿我这两年的精神损失你知道吗?所以你最好给我打消了你逃跑的念头!”

“……”

“你怕了吗,波特?”

“你才怕了,马尔福。”哈利下意识地接上。

德拉科勾起一抹邪笑,打横抱起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的某个不明生物体放到床上,强制性的让他休息。

“好了哈利,其它的我现在没法儿管你,你的身体问题我也没办法,得等着庞弗雷夫人和斯内普教授才行,所以现在,你给我睡觉。”德拉科五指牢牢地扣住了哈利的手,趴在床边,小憩一会儿。

哈利歪歪头,莫名其妙地笑笑。

他刚才是不是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霸气小龙上线!!软的不行来硬的!硬的不行就都上!(๑•̀ㅂ•́)و✧总之你是我的你别想跑!!哎呀呀太有爱了。。。
感觉写个吻都快要死掉了……我虽然看过吻戏但我还没掌握啊……所以啊,各位亲窝认罪……
没有爱惹不更文乃们就都不见惹……

评论(3)

热度(32)

  1. 日渐消瘦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