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你已苍老

最近在准备考试,日更改成周更o(`ω´ )o

【转载】中二爱(赤司BG/治愈向)by 迹部夏

〖08〗
从国二的秋天开始,安七里天天等着赤司放学。并不是两个人约好回家,是她偷偷在他身后走走停停,远远地望着他时而结伴时而孤身一人的背影,小心翼翼地记下那个人迈步的动作,然后站在路口看着他走进自己早已熟知的豪宅,再心满意足地走回家。
她一直坚信这个秘密不会被对方发现,因为那个人从不回头。她暗自庆幸却也时感苦涩,跟在那个人身后她不敢缩短距离,太近会被发现,被发现会被排斥,被排斥就会让那双温柔的赤眸看着她带上厌烦。
她深知自己走不近那个人,就像每天一前一后的距离无法跨越——她始终不能与他并肩。
那一年的冬天来得很快,太阳不常露脸只喜欢躲躲藏藏,帝光的樱花已经寻不到一点痕迹,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空虚萧条。安七里搓着手盯着右上角的赤司有条不紊地收拾好书本起身离开。下个星期就是冬季杯的预选赛了,她知道他今天会留到很晚。
那到底是等还是不等呢?她暗自苦恼,慢吞吞地把作业塞进书包,惠利香走过来拍拍她的头说:“我先走啦。”
“……嗯,路上小心点。”犹豫了几秒她勾起嘴角送上每天例行地叮嘱,目送好友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她想她今天还是要等他。
暮色逐渐迫近,教室黑乎乎的一片,有寒风呼呼地刮进来,安七里抖着手写完数学试卷的最后一道题,折好放进抽屉。起身背起书包,借着残存的天光,她看了看黑板上的时钟。
也才六点半而已。
记得去年夏季杯开赛前赤司还一度练习到八点,安七里不知道这次会是多晚,如果超过七点半的话,她恐怕是不能等了。往手心呼口热气,她慢慢走下楼梯,抬头便看见篮球馆灯火通明,不时还能听见几声喊叫,她蓦地想起有一头樱色长发的篮球部经理——桃井五月。
校队主力青峰大辉的青梅竹马,距离奇迹时代最近的女生,凭借准确无误的数据分析和超乎常人的直觉令其成为奇迹世代队伍的一员,加上外貌和身材无可挑剔,桃井五月无疑是全帝光女生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而这之中,也包括安七里。
她不止一次埋怨过自己的无能,不止一次满眼醋意地看着桃井五月跟赤司并肩。但再怎么不满也是没用的,她深知自己没有桃井那样的能力,而赤司需要的又偏偏是桃井这样能给他帮助的女生。

这样子还能坚持多久?

安七里苦笑着在心里问自己,走出学校靠在大门边的围墙上,她抬眼注视墨蓝的夜空,冷冽的空气刺得眼睛生疼,酸酸涩涩,眼前突然就模糊起来。
心脏如同被沸水从上到下淋了个遍,灼伤般地痛楚狠狠挤压泪腺,大滴大滴的泪水涌出,她低下头把通红的双眼埋进刘海,排山倒海的苦涩冲上咽喉她却不敢哭出声。
不管当初有多么的雄心壮志,现实总是会把你碾压,说什么再长再久都要坚持,到最后也还是会累。
得不到回应的心情,该何处安放?

她咬住唇低低抽泣,夜色渐浓,有几个人的脚步声靠近,但都很快往相反的方向远去。他们在交谈什么安七里没注意去听,她抬头想去看那些人里有没有赤司,风突然从不知名的地方刮来,红肿的双眼一阵酸痛根本无法睁开。待那风离去,一行人的身影也消失在了拐角。
他……走了吧……
身体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她顺着墙壁下滑,脸上还挂着尚未被风干的泪水,肿胀的双眼却又泛起了泪水,她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狼狈,不过还好她在意的人都看不见这副模样。
就一次,就一次,让她哭久一点,彻底一点。
很久很久,身边有谁走近,脚步停在很近的地方,不声不响。安七里呆呆地抽动着肩膀,泪水已经干涸,她却不愿意站起来,对那陌生的步伐,她也只当是自己幻听。
发顶上突然有很轻的东西落下来,一个两个三个……凉凉的东西擦过耳边惹得她轻颤,与此同时,有清凉的嗓音从侧边传来:“我说你,下雪还不走吗。”
……嗯?
安七里一脸恍惚的抬起头,酸胀的视野里有密密麻麻的白点,飘飘洒洒,款款而落,她呆了一会儿才想到要站起来,腿却冻得僵硬动弹不得。旁边有只手体贴地扶住她,距离拉近的一瞬间她似乎还听见了对方微弱的叹息。扭头,出现的竟是赤司征十郎放大了几倍的俊颜。
安七里果断使劲揉揉自己的眼睛,她想她一定是眼睛痛看错了,结果再睁开眼,赤司依旧是摆着一副平淡无波的表情。女孩子惊讶地张大了嘴,下一秒又被对方拉近,撑开的灰色雨伞刚好将两个人的身体掩藏,隔绝了苍白的雪花。
“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赤司瞅着她红肿的眼睛问道。
“唔……”

此刻安七里的心里充斥着乱七八糟的情绪,她不否认看到他的那一刻自己是惊喜的,而偏偏是这样接近本能的反应让她觉得更可怕——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赤司征十郎把握了那么多她的主观情绪?
“赤司你不也很晚吗……”
想了想安七里选了个迂回的回复,开口时沙哑的音色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这才想起方才还为面前的人痛哭不已,而今又……靠得如此近。她垂下眼睑不敢看赤司的反应,少年的表情其实也并无太大变化,他沉默了一会儿,嘴角轻抿似乎压抑着什么,到最后他终是忍受不了勾起嘴角,有一种早已看穿一切的意味。
“冬季杯结束之前不用再跟在我后面了,不然,你可能会比现在等上更久。”赤司轻轻浅浅地说着,线条美观的唇畔依旧带着笑意,他其实是在期待突然得知这一真相的女孩会露出怎样夸张的表情去形容惊讶。
早在安七里第一次跟着赤司回家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有惊讶却并没有不解,毕竟国一的时候他就知道女生对他抱有怎样的特殊感情。
被人跟着不是件让人爽快的事,开始的几天赤司会突然在路上停下来,他等着跟在后面的人走上来告诉他她到底想要什么,但事实却是那个人跑到后面更远的地方去了。
可她又没有真正离开。

赤司终于意识到安七里连站在自己面前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不出所料,女孩子的表情就像生吞了一枚鸡蛋,看着他的眼神充斥着不敢相信。
她还真是太自信了。
赤司笑,视线飘向漆黑的远处。
“你……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女孩子的声音有些发颤。
“忘了。”轻描淡写地吐出两个字,赤司重新看向安七里发红的脸蛋,肿胀的绿眸活像两枚核桃,此刻这双眼笔直地盯着自己,微微

果然,女生是很麻烦的生物。

……可是……

少年轻轻叹息,伸手扯下自己的围巾,在女孩子再一次震惊的注视下手法不算熟练地把她一圈一圈缠起来,末了还有点苦恼围巾围上去怎么松松垮垮的。正当他想再摆弄几下时,女孩却猛地往后退去几步,发红的脸此刻像烤熟了一般。
“你……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啊赤司……”
安七里微低头把脸埋进柔软的布料里,鼻息间顿时充满了干净的肥皂气味。下巴被浓浓的暖意包裹,她抚上手臂微阖双眼,方才男生的手擦过颊边时的冰凉触感像一股电流,引得她浑身发颤,心脏在胸腔里咚咚敲击,那一刻僵硬的双臂竟忍不住张开想要抱住面前咫尺之遥的少年。
真的太过分了啊,赤司征十郎。
你以为用温柔就可以让任何人都不受伤害吗?
怎么可能。
你一点都不懂。
“……怎么了?”对方疑惑地走近。
安七里摇摇头往后退,刚想伸手去揉发热的眼眶袖口就被人扯住。抬头,俊郎的少年就在几步之外的地方。
“我送你回去。”他说。
“……不、不用了!”她的声音发颤,用力想把袖口抽回来,对方却没有如她所愿松手。
“我送你回去。”他又说。
“不用了放开!”
“安七里。”

赤司突然唤她的名。
挥舞手臂的动作戛然而止。安七里怔怔抬头,细碎刘海遮掩下望着她的赤眸像一片深沉的红湖,有光芒潋滟其中,却终究保持平静且深不可测。
看不懂,猜不透,他只是一味沉默,就让她的怒意消散。
是啊,他那么忙还主动送她回家,她本该道谢却乱发脾气……说到底喜欢一个人还是自己的事,被喜欢的那个人其实是无辜。
如此想来,安七里根本没资格去埋怨赤司。
“对不起……”女孩的末音染上哭腔。
赤司微微挑眉,对面的人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孩子的模样,紧抿的唇角微扬,红肿不堪的双眼匍匐着浓浓水雾。嘴上说着道歉,表情却带笑,没有愧疚,却像是在自嘲。
自嘲……吗。
心脏陡然像起了静电。
赤司蹙着眉大步向她走去,抬手捂住她湿漉漉的绿眸,在对方下意识要摆脱的前一秒,他凑近她,沉沉道:“不要再这样了。”
手心传来微弱的酥痒,似是女孩的睫毛轻轻颤动。
“我知道,你一直以来对我抱的是什么想法。”
赤司盯着自己覆在上面冻得发红的手背,一动不动的视线,似是与被他困在黑暗里的女孩对视。
“说实话,对我抱这种想法的女生不止你一个。”
下一瞬,有温热的液体滑过他的掌心。
“不管她们是当面告白还是侧面暗示,我的答案一直就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够了别说了我知道你对我也是这个答案我知道你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
安七里使劲摇着脑袋欲摆脱,赤司面不改色地按住她。
“但是我还有一句话,是没有对那些人说过的。”
“现在,这句话我要对你说。”
安七里的挣扎变得愈发猛烈,赤司一咬牙将她摁在墙上。
“听着。”
“我虽然不喜欢你,但是我会记得你。”

话音刚落,安七里像被雷劈了似的一动不动。
他刚刚说……
他说……

他说他会记得我……
赤司征十郎会记得一个叫安七里的人……
一个喜欢他的,女生……吗……
覆在眼上的手慢慢拿开,光线飞速汇聚在视网膜上,安七里满天飞雪间的赤发少年鼻尖冷得发红,一脸郑重地站在距离她两步的地方,望着她的赤眸像有星星藏匿其中。她就这么怔怔地与他四目相对,对方像是许下承诺一般的表情着实吓了她一大跳,沉默良久之后,她终究还是问了他一句为什么。
闻言,赤司弯起眉眼,温文尔雅的微笑如沐春风。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是记得你。”
——我就是记得你。
——记得你。
一句话,她竟觉得如此幸福。
你说记得我,我也会一直记得你。
>>>
脚下一空,少年美如画的笑颜突然越来越远……安七里睁开眼,入目的是窗户外面碧蓝的天空。她保持着趴在课桌上的睡姿足足两分钟才后知后觉的直起身来,抬头,周围满是在讲小话的同学。
“诶诶?你醒啦!”远山优子拍了拍她僵硬的后背,“本来还想等老班进来再叫你的……怎么了吗?昨天没睡好?”
安七里看着对方茫然地摇头,心脏跳动得很快,脑袋里走马灯似的闪过一幅幅熟悉的画面。
为什么……
会梦见过去那么久的事?

奇怪啊……
她觉得纳闷,摸摸短了很多的平齐刘海,昨天的意外只要一抬眸看到这头发就想起来。



啊啊啊!赤司你虽然剪得很好可是到你还是很过分啊!!!

仅仅是他想做一件事,就让她想起那么多,那么多……
在她兀自揪着头发发狂的时候,教室门被拉开。班导拿着课本站上讲台。惯例扫视了一会儿全班,他开口,却没喊上课。
“今天有位新的男同学要转来我们班,他来自中国。”
中国?

听到这个字眼,安七里停下动作抬高了头。
只见那秃顶老师侧头,望着被拉开的教室门口道:“进来吧,江艾翼同学。”
——TBC
没错就是不给你看男二的脸〖pia飞~╮(╯▽╰)╭〗

评论

热度(7)